散文随笔:一年好景君须记

暮春微寒,此时的家乡路过短暂的春天,“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这样的景明在诗词里肆意表达着美好。最忧虑停暖以后的日子,屋内会些许的清冷,空调的辐射来的过于干燥,大自然给予的温暖和舒适始终无法复制。

躲在时光一隅,与心中的暖意静静对峙。书页,摇曳在浅浅的光中,几行文字,被碳素笔划了重重的曲线,这本书,是上周去好友家拿回的,她的阅读习惯还和学生时代一样,依然喜欢划重点,戴着眼镜,一手翻书,一手握笔,认真态度丝毫不减当年。夹着她的书乐滋滋的刚到家,视频就打过来,声音好像要冲破手机屏幕,别忘了还我啊,别忘啦......挂了她电话,哑然失笑,暗暗点赞她的小气。

阳台上有盆海棠,开着粉色的花,花瓣晶莹,竞相争艳,玻璃中的花影,呈现出另一番别致。种植的梦境里,会有极致的绚烂,也会有孤独的零落,岁月和时间,仿佛特别喜欢把美好划伤,昨日芳华,旧日情怀是生命里不可回首的遗憾,偶有思绪,灵感会在顷刻间纷至沓来,纯粹又透明,喜欢把自己幻想成抒情的歌者,轻敲笔触,生出繁花绿叶,有田园小屋、也有溪水绕流,字句跌在草丛中,浮现一些想象,像梦,像烟,又像一场失落。

散文随笔:一年好景君须记.jpg

乘动车去西子差旅的城市,这座城市因风筝而出名,一年一度的国际风筝节即将举办。西子她们的杂志会有特刊推出。回住处的路上,西子的车载放了一首大壮的《我们不一样》,片子里的景亦如车窗外的景,匆匆尘世,忙忙碌碌。一个陌生的城市,一大群陌生的行人,他们,有的悠然自若,有的神色凝重,有的憨笑可掬,众生百态,一一呈现,能够成为路人,也是一种缘分吧。

岁月无情,曾经的友人会不会因为时间和分离变成路人?有时候,特别害怕形同陌路,害怕知交半零落,那是一种透彻心骨的寒冷,还有俗情的世态炎凉。翻阅以前的照片,找出几张我们的合影,那时的青春,喷薄张扬,狂风暴雨都挡不住。远方的离人,正在他的世界里穿越,此时的澳洲,百家笔记网(m.simayi.net)已然秋季,那是一个浓烈如酒的季节,云朵会落在斑斓的屋顶,流水两岸,故事生长。夜晚寂静,月影和落花相伴飘落,他说,我在亚拉河谷的酒庄,这儿彩色缤纷,草木幽香,某个黄昏,看着落日晚霞,孤单会袭来,他说,走的远了,走的久了,才知道家国的意义,想念那首悠长的词: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

读着异乡人的信,言辞温暖陈旧,心事如天边镜月,亦如微风细雨吹散零星,书写者的笔触,会永远停留在故乡的季节,那是心中不变的地址。作者:林炎清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