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庭芳·汉上繁华》读后感赏析

《满庭芳·汉上繁华》读后感赏析:

公元1274年(咸淳十年),元兵从襄阳南下,第二年攻陷岳州(岳阳)。徐君宝死于战乱,其妻被俘,又因美色被献于元军将领。

因为徐君宝妻太美,元军将领一心要得到她,也因此让她得以活着。从岳阳到杭州,元军将领带着她千里同行,威胁、利诱、挑衅,都被她沉着冷静,机智巧妙地化解。到了杭州,徐君宝妻被扣押在南宋著名将领韩世忠的大宅中,但她深知自己难逃此劫。当元军将领进一步强逼时,她便不动声色地要求先祭祀先夫亡灵,再与之完婚。信以为真的元军将领答应了她的请求。于是徐君宝妻焚香沐浴,祭拜先夫,然后在墙上题下这首绝命词,投水自尽。

《满庭芳·汉上繁华》——徐君宝妻

汉上繁华,江南人物,尚遗宣政风流。

绿窗朱户,十里烂银钩。

一旦刀兵齐举,旌旗拥,百万貔貅。

长驱入,歌台舞榭,风卷落花愁。

清平三百载,典章人物,扫地俱休。

幸此身未北,犹客南州。

破鉴徐郎何在?空惆怅,相见无由。

从今后,断魂千里,夜夜岳阳楼。

大意是说繁华富裕的南方都市,人们还保持着宋徽宗时的流风余韵。“绿窗朱户,十里烂银钩”形容当时人们生活环境的优渥。但一旦元兵如百万貔貅南下,便长驱直入,繁华落幕,一句“风卷落花愁”,表达了词人对国破家亡之恨和自身被掳之辱的无限伤悲。

《满庭芳·汉上繁华》读后感赏析.jpg

南北两宋三百年的灿烂文化,有多少典章人物,却扫地俱休。其中“典章人物”四个字,凝聚着词人对大宋历史文化的反思和珍惜。“幸此生未北,犹客南州”说自己有幸未被送往北方,却来到了临安,但就其深层意蕴而言,则是庆幸自身在死节之前犹未遭到玷辱,保全了清白。

“破鉴徐郎何在?空惆怅,相见无由”借用南朝陈国灭亡时徐德言与其妻乐昌公主破镜重圆的典故,表达对丈夫最后的深挚怀念。生死茫茫,多少惆怅,再也没有相见的理由。

“从今后,断魂千里,夜夜岳阳楼”,说从今以后,我的魂魄要越过千里,回到岳阳故土,回到丈夫身边。女词人在全篇词中对自身被掳艰危之现实,着墨不多,而在回忆和反思中,从历史文化悲剧写起,寄之以对祖国的深深情怀,对国家沦亡亲人永别深致哀悼。词中表明自己死节之心,将祖国和个人的双重悲剧融汇,意境极为崇高。绝笔之词从容绝决而又固执不舍,那种凄凉哀怨,让人不忍卒读。

读后感赏析

徐君宝妻的这篇《满庭芳》能从南北两宋的浩如繁星的词作中脱颖而出,与一众名家大作比肩,除了它的文化内蕴,更多的还是因为其声之情,其声之哀,其声之绝,它是数千年历史中失家亡国的炎黄子孙共同的心声。当年,苏轼“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那只是一场词迷们的追逐,读后感www.simayi.net纵然“能挽强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但那是盛世北宋,他希望的是能够抵御外侮,一展宏图。辛弃疾“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那尽管只是一场“华胥梦”,纵然“可怜白发生”,但那是偏安一隅的南宋,他还可以做梦,可以希望“看尊前飞下,日边消息”。但到了徐君宝妻,只有“风卷落花愁”,只有“破鉴徐郎何在?空惆怅,相见无由”,只有“从今后,断魂千里,夜夜岳阳楼”,再也没有希望,甚至连梦也没有,幻想也不再有。

人类数千年的历史中,无论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里,岁月的风雨都无法吹散人性的贪婪和自私,无法洗涤人性的权欲和残酷。而在如今这个动荡的时代里更是稍有不慎,人们便会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身为普通民众,每一个人的命运都是与国家命运紧紧相连的,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即是此理。而所谓“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的言论更是在两千年前就被曹刿驳斥了,现在的你还会这么想吗?看看伊拉克吧,曾经的他们是多么富裕、多么幸福,当萨达姆的塑像被推倒的时候,他们想的是什么?而塑像被重新树立起来的时候,想的又是什么?看看叙利亚吧,那里曾经也是文明古国,人间天堂,而今天除了恐惧、除了无助,人们还剩下什么?那个年仅3岁的小艾兰长睡在海滩,有没有刺痛你的心;那声残垣断壁中的《心跳》,有没有刺痛你的心;那些昨日繁华今日废墟,有没有刺痛你的心。我无比感谢我的父母,把我带到这片和平安定,日益强大的土地上;更感谢那些默默付出的人们,正是因为他们的努力,我们的国家才能在强国窥觑之下昂首挺胸,维持和平,保持安定。没有人为我们付出艰辛,负重前行,哪有什么尊严幸福,哪有什么现世安好。

岁月流转,人类的历史在绵绵不绝地延续着,即使在千万年以后,徐君宝妻《满庭芳》的悲声依然会萦绕在华夏的上空,萦绕在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耳际。而我相信,每个国家也都会有自己的伤痛和不堪,总有不屈的灵魂会发出怒吼。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尊重,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生活的方式,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生存的空间,惟愿世人安好,全世界人们携起手来,共同创造和平幸福的美好生活。作者:吴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