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得救之道——《遥远的救世主》读后感1000字

何为得救之道——读《遥远的救世主》有感1000字

《遥远的救世主》一书以丁元英及芮小丹大美奂绝伦的天国之恋展开,着重叙述叙述了丁元英在王庙村的扶贫,从深层次讨论了一个国家、社会的文化属性问题,小到一个个人、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任何一种命运都是文化属性的产物。强势文化造就强者,弱势文化造就弱者,这是天道,也是规律。

强势文化就是遵循客观事物本来发展规律的文化,讲究直接获取,讲究通过自身的奋斗改变命运,归根结底是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自救者得天助。弱势文化是不讲究事物本来发展规律的文化,期望破格获取,期望不劳而获,期望世上有救主,不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不崇尚个人奋斗,期望外界的给予。

因此,丁元英在王庙村开展的扶贫工作,一开始设计的时候,就使公司与农户在产权上相互独立又在市场上相互联系,既可通过公司的发展来拉动农户又可避免农户拖垮公司。农户成为独立的经营主体,自负盈亏,从一开始就不给农户期盼天上掉馅饼的机会,不给农民心里植入世上存在救世主的期望。从一开始就给农民植入靠市场生存的观念,他们唯有自救才能得救。

何为得救之道——《遥远的救世主》读后感1000字.jpg

结合目前正开展得如火如荼的扶贫工作,国家的初衷是值得称道的“小康的路上一个也不能少”,但是做的方式方法是值得商榷的。不间断的填表及做毫无意义的资料且不说,给一大笔钱及贴息贷款给农民盖房子,盖房子由统一的包工头施工建造,不给农民足够的参与机会,生病、孩子上学由国家保障,让农民享受天上掉馅饼的好处,究竟是在扶贫还是在增加部分农民等、靠、要的思想,培养他们的懒惰,让他们患上精神的绝症。如此式的扶贫,究竟是政绩的需要,还是政策设计上的失误,抑或对客观规律缺乏认知。

选择了市场经济,选择了有活力的社会,就要接受差距的产生,接受等级的存在,接受相对贫困的永远存在。要维持一个稳定的社会,就需要政府的调节,但这并非简单的利益上的给予,并非通过利益上的给予来对相对贫困阶层进行扶贫。窃以为,政府的主要工作应有三项:百家笔记网(m.simayi.net)一是搞好交通、水利、电力、通讯等基础设施建设,为一个地区的发展,为贫困阶层的脱贫创造基础条件;二是办好教育,做好教育的均衡发展,让贫困者拥有通过接受教育改变命运的机会;三是做好制度的建设,维护好社会的公平正义,打通阶层流通的通道,让劳有所得,奋斗有所成,获得成功是因为你足够聪明与勤奋而非你是谁的孩子、你有一个好的背景成为一种可能。

扶贫并非简单的物质上的给予,这仅是佛教中所说的低级布施。很多农民并不缺乏资产,他们缺乏的是对资产进行开发利用的能力,缺乏靠自身奋斗改变命运的自信。授人以鱼更要授人以渔,扶贫更多的是在“扶智”与“扶志”,“扶智”是加强教育培训,提高贫困人群的知识与生存技能,让他们有一技之长;“扶志”是对贫困人群进行思想上的改造,破除他们思想上的救主文化,让他们自立自强,相信通过自身的努力可以改变自身的命运,相信自救即得救。惟其如此,方是扶贫的最佳方式;惟其如此,方为得救之道,此为佛教所说的高级布施。归根到底,得救之道不是外界的简单给予,不是破解之后的狼吞虎咽,是得道,是尊重客观规律,是思想上的觉悟。作者:张顺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