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钟声——《巴黎圣母院》读后感2500字

不朽的钟声——《巴黎圣母院》读后感2500字:

清冷的冬季,肆处流淌的寒风,这一切都让人显得精神,尤其在这样一个夜晚,你孤身一人,置身于巴黎的圣母院外,静静地端详着,这千百年来历经沧桑,却依然亘古不变屹立在此处的一幢巍峨壮美的建筑,身边是迤然而过的塞纳河水,耳畔忽然传来了钟声,沉郁而浓厚,醍醐灌顶,让人心头一震,似乎要把人从追忆中拉回现实似的。我不知道当我置身于此,心里会想些什么,但我可以肯定,当我有一天站在那儿时,我定会闭上眼,只是静静地等待着,不去想让人愤恨却又感到悲哀的克洛德;不去想外形让人感到害怕却又令我深思的卡西莫多;不去想善良却又无知、让人觉得惋惜的爱斯美拉达,只是等待那响彻河畔,横贯历史的钟声。我称之为,不朽的钟声。

巴黎圣母院》是维克多·雨果历经半年,用心灵创作的伟大巨著,其中饱含了他的爱与恨,希望与寄托,倾注了他自己最热忱而真挚的情感,为我们重现了十五世纪时期,巴黎街头熙来攘往的城市生活面貌,故事环绕一名吉卜赛少女爱丝美拉达和由主教代理克洛德·弗罗洛养大的圣母院驼背敲钟人卡西莫多而展开。在维克多·雨果的卷帙浩繁的著作中,小说《巴黎圣母院》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它奠定了雨果作为世界著名小说家的崇高地位。他用自己奇特的想象力勾勒出一个个怪诞但同样令人深思的场面,美与丑的极致演绎也因此深刻而强烈。

不朽的钟声——《巴黎圣母院》读后感2500字.jpg

作者赋予了卡西莫多丑陋的外表,于是便用灵魂重铸了他。在众多与爱斯美拉达有关联的男人中,他几乎是最后一个出场,然而却是最让人唏嘘的一个。耻辱柱下的一捧水,让他流下了他一生中第一滴眼泪,从此他对这个吉普赛姑娘心存感激,换来了他对身处绞刑架上的爱斯梅拉达的舍身相救。后来,最初的感激变成了崇拜,他当然与其他男人一样沉醉与她的美丽,然而,这种沉醉是对美丽和爱的崇拜,并不是肉欲与占有。他为自己的相貌与爱斯美拉达的美丽感到深深的遗憾和自卑,却在暗中,为她做着一切他能做到的事情。他是个聋子,却能听到爱斯美拉达的吹哨声;他因为她害怕,而不惜危险攀高去削平钟楼对面的怪兽石像;他在每个深夜去为她换上新鲜的食物与水,因为担心自己的相貌吓到她;他夜夜守在她房前冰冷的地板上,守着他心中不可亵渎的天使。“一个独眼人和完全的瞎子比起来缺点更严重,因为他知道缺什么”,这句话形容他最合适不过了。但“最后那吉卜西女孩向他说:‘它还没有你使我害怕’”。

我悲叹卡西莫多的遭遇,他所拥有的就仅仅是那些日夜陪伴的钟,对卡西莫多来说,大教堂不仅是一个社会,而且是全宇宙,是整个大自然。有鲜花始终盛开的彩绘玻璃,他不想向往别的花园;有莎克逊式柱顶上石刻的落满鸟雀的茂盛树丛,他不追求别的树荫;读后感www.simayi.net有那两座矗立的钟楼,他不梦想别的山峰;同样,他也不渴望别的海洋,钟楼脚下的巴黎,浪涛就日夜鸣响。在这慈母般的建筑物中,他首先喜爱的还是钟。那一口口钟唤醒他的灵魂,使灵魂在洞穴里凄惨收拢的双翼展开,有事也使他欢快起来。他喜爱钟,时常抚摸,对钟说话,也懂得钟的语言。从中轴尖塔的那一组钟,直到门廊上面的那口大钟,他无不充满着柔情。然而,把他耳朵震聋的也是这些钟,不过母亲还不是往往最疼爱给自己带来最大痛苦的孩子。钟乐齐鸣的日子,卡西莫多那种高兴劲儿,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

直到那一天。格雷沃广场上,沸腾的人群中,威严的国王,嚣张的士兵,强壮的刽子手,还有正义的市民聚集在了一起,在漂亮的绞刑架前,人人都伸长了脖子,似乎期待着一场精彩的演出。演出开始了:绳套咬住她纤细的脖子,她像一只被困在蛛网上的无辜的蝴蝶,美丽的翅膀微微抽搐了几下,终于不动了。爱斯梅拉达死了,死在她曾经翩翩起舞的广场上,死在她曾经捧给卡西莫多水喝的广场上。“她白色的裙摆散在风中,那时太阳正好升起。”

而后,卡西莫多也神秘失踪了,直到故事结尾后的一年半到两年,有人在扔弃尸体的地窟中发现两具骷髅,一具以奇特的方式抱着另一具。其中一具尸体是女性,上面还有白布衣裙的碎片,脖子上挂着一串念珠树果实的项链,下端系一个镶缀绿玻璃的丝绸小香囊,已经打开,里面空无一物。紧紧搂抱这具骷髅的另一具则是男性,只见那具骷髅脊椎骨歪斜,脑袋缩进脖腔里,一条腿短,一条腿长;不过脊椎骨没有断裂的痕迹,显然此人不是绞死的,而是主动来此长眠。有人要把他搂抱的骷髅拉开,他的骷髅也就立时化作尘埃了。原来那是塔顶的眼睛悄悄流出了眼泪,那只只流过一次泪的独眼,最终搂着自己爱的人死去,化作灰尘,永不分离。钟声亦为他们长鸣。

雨果曾在《巴黎圣母院》的序言里说,数年前,他在参观她时,在一座尖顶钟楼的阴暗角落里,发现墙上手刻的字:ANAГKH(命运)。这几个大写的希腊字母,历经岁月侵蚀,黑黝黝的,深深嵌进石头,这些难以描状的符号,尤其所蕴藏的宿命和悲惨的意义,深深震撼了他的心灵。他左思右想,这苦难的灵魂是谁,非把这罪恶的烙印,或者说这灾难的烙印留在这古老教堂的额头上不可,否则就不肯离开尘世。参观完以后,那面墙壁经过了粉刷和刮磨,刻在圣母院阴暗钟楼上的神秘字迹也就随之泯灭了,如今已荡然无存,其催人泪下所概括的那段不为人知的命运,也烟消云散了。在墙上写下字的人,连同字,都从人间消失了。

消失的还有:格雷沃广场上,曾翩翩起舞的美丽善良的吉普赛流浪姑娘爱斯梅拉达,身后跟着的是她那漂亮聪明的山羊佳利;时常发出野兽般咆哮的、在圣母院钟楼上来回跳荡的、拖着丑陋畸形身躯的撞钟人卡西莫多;披着黑色而厚重的外衣,如阴郁的影子幽灵一般游荡在圣母院里的神父克洛德副主教……

我常在想:爱情是什么?书中对它是这样阐释的:它是一道神奇的加法:一个思念加上一个思念,就能变成十五的月亮;是一轮非凡的听力:即使隔着千山万水,也能听到彼此的激动的心跳;是一串美妙的语言:可以是柔情似水,如同烟波,也可以风风火火,惊天动地;是一把牢固的锁:它把亲密恋人如情如语的话,锁进记忆的梦里;是一种特等的信函:装在里面的是一个甜甜的吻,寄出去的是一个亲亲的问候。

想起周杰伦的《告白气球》,诚然,《巴黎圣母院》这部反映十五世纪法国封建统治的黑暗的浪漫主义色彩长篇巨著,所要表达的绝不仅仅是男女之间的爱情,塞纳河畔的爱情亦不都是那般甜腻,更多的还是那圣母院式的爱,如传来的钟声,令人沉思,却也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