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桂园的秘密——《我在碧桂园的1000天》读后感

碧桂园的秘密——《我在碧桂园的1000天》读后感

碧桂园前CFO吴建斌的《我在碧桂园的1000天》一书,可能蕴含着这个问题的一部分答案。

不得不充满敬意地说,吴建斌先生待人真诚,他不亢不卑,以朴实的文笔如实还原了当年的诸多工作场景,让我们得以有机会更准确地了解杨国强和碧桂园。

下面就谈谈我的认识,见笑了!

1)不要给自己的人生设限。

记得在TED上看过一个漫画家的演讲,他说很多人认为自己不会画画。但事实上,在他的带领下,现场观众轻松地画出了史努比等卡通形象。这位漫画家还说,他曾作为志愿者教中风的病人画画,这些病人好多半身不遂,但画得也出乎意料。

杨国强农民出身,如果以常人的想法,一辈子也就是种种田,打打工,把孩子们养育大。但谁也不会想到,三四年前他的目标居然是碧桂园销售收入突破1万亿元,成为房企一哥。

听起来很狂妄,很偏执是吧?我想吴建斌可能当时都觉得这老头儿有点儿好笑,杨惠妍也说:“一帮疯子。”但这世界也许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我们绝大多数人之所以平庸,原因之一可能就是认为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凡事还没开始就打退堂鼓了。

碧桂园的秘密——《我在碧桂园的1000天》读后感.jpg

反过来说,如果你订的目标不好笑,那可能说明你订的目标还不够高。

2)打破思维框架的束缚。

吴建斌是典型的学院派,很高大上,他喜欢跟高盛、摩根史丹利和波士顿咨询公司这样的机构交流、合作。2014年,吴建斌对市场很悲观,他竟找了一个知名地产分析师,准备给莫斌和杨国强“洗洗脑”。这位分析师也比较极端化,把碧桂园模式批得那是体无完肤。此外,吴建斌还跟随当时潮流,推动碧桂园多元化,往金融方面发展。

但出人意料的是,杨国强不为所动,在类似的汇报会上,他不是站起来在后面背对发言人,就是一声不吭地走了,走!了!杨国强坚信碧桂园模式是正确的,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所以他选择坚守地产,坚持做多。

为什么事后来看杨国强做对了?我想说这样一个现象,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学历高的人,自然懂一些所谓的理论和模型,但也容易陷入到这种框架里走不出来。

而没什么学历的人,脑子里自然没有什么固定的框架,好处是思维不会受到束缚,他们更接地气,更懂常识,所以,他们反而可能更能看透事物的本质。

试想,吴建斌这样一个在香港拥有一个四五十平方米、可以俯瞰维多利亚湾的办公室的金融精英,怎么会比杨国强更了解小镇青年们的需求?

3)乐观。

马云说,做企业不能听经济学家的。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在经济学家的眼里,哪里都是风险,哪里都是泡沫,动不动就要崩溃。听他们的,你就什么都不要干了。

我很欣赏丘吉尔的一句话:“悲观主义者在每一个机会中看到困难,乐观主义者在每一个困难中看到机会。”

在2014年至2015年市场一片哀鸿之际,杨国强仍然下了拿地的死命令,拿不到地的就要卷铺盖走人!

当然,杨国强的这种乐观,是有原因的。现在来看,可能有这么几个原因:一是熊市正是拿地的好时候;二是他了解小镇青年们的需求;三是他非常看好碧桂园模式。

4)抓关键。

有一次吴建斌主持召开集团财务方面的会议,第一天就被杨国强打断了,杨国强开始插入讨论“大平层”。第二天还是如此,最后导致这次会议不了了之。这让吴建斌(www.simayi.net)很不爽,因为在他心目中,户型设计与财务相比,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老板这么做,太不给面子了。但杨国强可能并不是故意的,相比财务,产品设计在他的心目中地位要重要得多。为什么?因为在碧桂园模式中,产品和销售是“纲”,只有“纲举”才能“目张”。很有可能在当时,碧桂园的产品遭遇了瓶颈,杨国强把精力放到了产品上。

财务,或者叫金融,在杨国强的眼中,还是一个辅助的角色,主要任务就是多弄点儿钱来,好让我买地。

5)更懂人性,结果导向。

吴建斌曾极力向杨国强建议实施股权激励,但杨国强根本不感兴趣。为什么?杨国强在纸上写了两个字:自私。

杨国强认为,股权激励相当于让高管吃大锅饭,而且因为只有高管可以拿到,反而会引起其他人的不平衡,结果反倒是得不偿失。

杨国强更喜欢“打土豪,分田地”这样更直接、更结果导向的激励方式。

杨国强看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有一次朱荣斌对他说,碧桂园在某个省一直没拿到地,是因为负责拿地的人在官员面前连话都说不清。杨国强马上“面露杀气”:那就统统下岗吧!搞得朱荣斌都惊了。

杨国强信奉的是达尔文的物竞天择论。表面上他是慈祥的,实际上他是冷酷的。

最后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碧桂园近两年来的高速发展,包括但不限于以下这几方面的原因:一是杨国强抄对了2014年的大底;二是吴建斌从资本市场搞来了几百亿元的“弹药”;三是碧桂园模式在三四五六线城市的确很work;四是杨国强释放了人性的潜力,建立了超强的执行力。来源:小城镇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