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意恩仇——《基督山伯爵》读后感

快意恩仇——《基督山伯爵》读后感

重温《基督山伯爵》,享受“法国武侠小说”的快意恩仇。

亚历山大·仲马(1802—1870)是十九世纪法国著名小说家。他的儿子也叫亚历山大·仲马(1824—1895),是著名剧作家,以《茶花女》一剧闻名于世。父子同名又同时名噪于十九世纪的法国文坛,世人只能以大小仲马区别之。今天分享的就是大仲马最著名的小说之一《基督山伯爵》。

这部小说充满了冒险、谋杀、报恩以及复仇,有的章节读时不禁令人紧张的屏住呼吸。小说的故事梗概并非纯粹出于大仲马的想象。大仲马是从巴黎警察局的档案中的一个案件得到启发的。那件案子涉及一个青年鞋匠在结婚前夕遭人诬陷,被人向拿破仑的警方指控为英国间谍而遭逮捕。七年后,他获释,查到那个恶作剧者,杀死了他。大仲马把警察局档案中的那个青年塑造成了本书的主人公爱德蒙·邓蒂斯;把诬陷他的人塑造成弗南、邓格拉司及维尔福;还为邓蒂斯创造了一个东方情妇——贵族出身的奴隶海蒂,由此构成一部惊心动魄的小说。《基督山伯爵》故事虽然离奇,但因为书里加进了大量法国大革命时期的真实历史,再加上大仲马的生花妙笔,使很多读者信以为真。

《基督山伯爵》故事情节的发展,人物命运的安排,书中人物的爱恨情仇,被大仲马展现的奇特新颖,引人入胜。我认为这是一部法国的武侠小说,大仲马像中国的金庸、梁羽生、古龙一样酣畅淋漓地诠释了快意恩仇。

《基督山伯爵》分上下两部构成。主线就是入狱、报恩、复仇这三部分,最终体现出善恶终有报的理念。

上部的一半篇幅描述邓蒂斯因何入狱以及在狱中遇到法利亚长老,并且在与法利亚长老学习的过程中厘清了自己因何被陷害。又用了很少的篇幅来描写邓蒂斯的报恩,篇幅虽少,但极其感人,是书中最温情的部分。

快意恩仇——《基督山伯爵》读后感.jpg

下部是描述详细的复仇经过。邓蒂斯对邓格拉司、弗南(后来的身份叫马瑟夫)和维尔福三人的复仇。三人最后都是家破人亡,身败名裂,但他们破灭的具体方式又全然不同。

在复仇过程中,邓蒂斯主要有四个身份:基督山伯爵、水手辛巴德、不沙尼长老、威玛勋爵。现在,我们来领略一下基督山伯爵的传奇。

1815年2月底,埃及王号远洋货轮的大副爱德蒙·邓蒂斯回到马赛港。老船长黎克勒船长病死在途中,死前他托付邓蒂斯把船开到厄尔巴岛去见囚禁中的拿破仑,拿破仑委托邓蒂斯捎一封密信给他在巴黎的亲信。邓蒂斯并没有什么党派的概念,这个才十九岁的青年根本不懂什么是保王党什么是革命党,他只是一个单纯正直的青年,为了不辜负老船长的信任和托付去做这件事。

邓蒂斯这次回来准备与相爱多年的姑娘美茜蒂丝结婚,还有望成为埃及王号的船长,这对于十九岁的邓蒂斯来说,可谓是少年得志。

然而正是因为这样,一场厄运就要降临到他的身上。货船上当押运员的邓格拉司因为账目不清楚被邓蒂斯发现引起邓格拉司的怀恨,而且,邓格拉司也一心想取代邓蒂斯成为船长;邓蒂斯的情敌弗南也在疯狂的爱着美茜蒂丝,也想除掉邓蒂斯好取而代之;邓蒂斯还有个邻居叫卡德罗斯,看到邓蒂斯要当船长了,内心也是嫉恨交加。

这几个人在一起共同策划实施了诬陷。

邓格拉司用左手写了一个告密信,弗南拿去送到当局手中。于是,邓蒂斯在与美茜蒂丝举行婚礼之际被捕了。审理这个案子的是代理检察官维尔福,本来在审问之初他认为邓蒂斯是无辜的,准备无罪释放邓蒂斯。但当他发现密信的收信人正是自己的父亲诺梯埃时,为确保自己的前途不受影响,他烧毁了那封密信,欺骗邓蒂斯许诺给他自由,实际上却把邓蒂斯直接投进了伊夫堡监狱。接下来他又马不停蹄地去巴黎把密信内容送给当时的皇帝路易十八用以邀功。

邓蒂斯在伊夫堡监狱整整度过了14年的时光。开始的时候他坚信自己的清白,满心期待检察官来帮他洗脱罪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知道自己希望渺茫,他甚至想用自杀来了结这无望的痛苦。就在他绝食到快要感觉死掉的时候,他听到隔壁有凿墙的声音,原来是另一个犯人法利亚长老打算挖地道逃出去,结果因为计算错误挖偏了,挖到了邓蒂斯的牢房下面。两人相遇后又一起合力继续挖,就在两人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不幸的是法利亚长老发病了,这是一种家族遗传疾病。法利亚长老知道自己离死亡很近了。这个时候邓蒂斯并没有抛下法利亚独自逃跑,而是选择陪在法利亚身边来照顾他,这使法利亚见识到了邓蒂斯高贵的人品。

在与法利亚长老相处的过程中,长老教给邓蒂斯各种文化知识以及语言,并且帮他分析出了陷害他的仇人。邓蒂斯在这个渊博的高人指点下,脱胎换骨了。

法利亚长老原是斯巴达伯爵的秘书,继承了斯巴达的遗产,其中有一项就是连斯巴达生前都不知道的藏在基督山的宝藏,是斯巴达的祖辈用显隐墨水写在纸上,要用火烤才能显现出内容,当年的斯巴达因为遭人暗算,临死之前没有来得及交代清楚给后人。而法利亚长老无意中点燃了那张纸发现了奥秘,但纸已经被烧毁了一半了。后来法利亚凭借自己的智慧还原出了纸上的内容。现在他要求邓蒂斯把这张纸上的内容背下来。

法利亚长老去世了。邓蒂斯钻进了尸体袋中,代替法利亚长老被扔进了大海海葬。邓蒂斯用事先准备好的小刀划破麻袋,奋力游到了一座荒岛。一只走私船搭救了他,而邓蒂斯也凭借高超的驾驶技术以及指挥才能赢得了那些人的尊敬和认可。他找到机会到基督山,找到了宝藏。邓蒂斯一下在变成了亿万富翁。邓蒂斯入狱时只有十九岁,现在已经33岁,跟从前已经判若两人。现在的邓蒂斯拥有渊博的知识,良好的教养以及富可敌国的财富。

接下来是报恩。

当年埃及王号船主摩莱尔对邓蒂斯欣赏有加,本想让邓蒂斯担任埃及王号的船长,在邓蒂斯入狱后又积极为其奔走,还照顾邓蒂斯的老父亲的生活。邓蒂斯出狱后从当年的那个邻居卡德罗斯口中套出了陷害自己的仇人,也得知了摩莱尔当年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卡德罗斯是邓蒂斯当年被陷害的知情人,虽然当时尚有一丝良知,但天性的自私和贪婪让他放弃了良知,并没有为邓蒂斯做什么,就这么眼看着邓蒂斯遭难。只是稍微的去照看了一下老邓蒂斯。另外,他还保存了一样东西,就是一个用红丝带编织的钱袋,这是当年摩莱尔资助老邓蒂斯时用来装钱的。邓蒂斯送给卡德罗斯一颗价值五万法郎的钻石,条件时拿回这个钱袋。

而摩莱尔最近却很不幸,被寄予厚望的埃及王号沉没了,他已经濒临破产边缘。不仅财富损失殆尽,名誉也岌岌可危。幸亏此时来了一位汤姆生弗伦奇银行的专员,主动提出为摩莱尔担保,将账单二十八万七千五百法郎的还款期限延长到三个月后的9月5日十一点钟。这样,摩莱尔的声誉暂时没有受到任何损害。然而过了三个月后,那笔应还账款仍然无着落,摩莱尔决定用自杀来保全家族名誉。就在要自杀的前一刻,枪口已经放在了牙齿之间的千钧一发之际,摩莱尔的女儿裘丽欢叫着及时赶到,手里拿着那个红丝钱袋,钱袋一端缚着一张二十八万七千五百法郎的期票。期票是已经签收了的,证明这笔欠款已经一笔勾销,不再存在。另一端系着一颗榛子般大的钻石,还附有一张羊皮纸的字条,上面写着“裘丽的嫁奁”。

原来那天早上裘丽收到一封署名水手辛巴德的信,让她去米兰巷十五号六楼一个小房间的壁炉架上去一个红丝带钱袋。而这个房间就是老邓蒂斯当年的居所,当年摩莱尔曾悄悄地把钱袋放在壁炉架上。

正当摩莱尔觉得不可思议时,又一个惊喜也不期而至了。有人带来一个消息,说埃及王号进港了,也就是说,那艘已经沉没的船又回来了,而且还带着货物。岸上所有人都在欢呼,摩莱尔一家拥抱在一起。

此时,一个男子躲在一处哨兵的岗亭里,望着这个场面,令人感动地低声说道:“快乐吧,高贵的心!愿上帝祝福您以往未来所做欲做的种种善事,让我的感激和您的恩惠都安息在阴影里吧”。

我们读者都知道他是谁。

“现在”,他说:“我已代天报偿了好人,现在复仇之神授我以他的权力,命我去惩罚恶人!”

下面,我们就跟随基督山伯爵开始复仇之旅。

邓蒂斯入狱时间是1815年,出狱是1829年。从第31章开始写复仇,时间已经到了1838年,这期间应该是做足了复仇的准备工作。此时的邓蒂斯应该是42岁左右,他的对外身份是基督山伯爵。

他是通过结识两位巴黎上流社会的青年并通过其中的一位叫马瑟夫子爵的介绍,进入到巴黎上流社会的视野。

马瑟夫子爵是弗南和美茜蒂丝的独子,虽然他有一个极其卑鄙可耻的父亲,但他本人却非常善良勇敢,拥有一颗高贵的心。

基督山伯爵的复仇对象首先是弗南——现在的马瑟夫伯爵。弗南身上罪恶累累,除了诬告邓蒂斯,他身为法国公民,竟会投到英国人那边;祖籍是西班牙人,竟会参加攻打西班牙人的战争;受禄于希腊总督阿里,竟又出卖谋害阿里。这个卑鄙无耻的恶人将被基督山伯爵以上帝之名来给予处罚。

伯爵借他人之手在报纸上披露了弗南当年出卖和杀害阿里总督的事实,议会决定对此事彻查。听证会上,基督山伯爵收养的阿里总督的女儿海蒂,揭发了弗南与土耳其政府的无耻交易,不仅把城堡拱手让给敌人,还把他恩主的妻子和女儿作为一部分战利品卖了四十万法郎。最后审查委员会宣布马瑟夫伯爵犯了叛逆罪和暴行迫害罪。马瑟夫至此身败名裂。

本来弗南的儿子阿尔培要找基督山伯爵决斗,他已在此前调查出了幕后操纵者是基督山,而且回想起基督山伯爵在马瑟夫家参加舞会时没有在他家吃一点东西。根据东方人的习惯,不在敌人家里吃喝便可以保持复仇的全部自由。而美茜蒂丝早已经认出了基督山就是邓蒂斯,并且把事情的全部真相告诉了儿子。阿尔培决定放弃决斗并取得基督山伯爵的原谅。他决定陪同母亲一起离开这个家

马瑟夫亲自去找基督山伯爵决斗,决斗之前要求基督山伯爵报出他的真名字,而基督山伯爵的回答是跑进一间更衣室,不到一分钟撕下他的领结、上装和背心,穿上一件水手服和一顶水手帽。此时弗南终于彻底明白自己为何会落到如此田地,根本没有勇气再决斗,回到家正好看见美茜蒂丝和阿尔培正在离开,这个被彻底抛弃的恶人在害怕和绝望中举枪自杀了。

另一个仇人邓格拉司——邓蒂斯入狱的始作俑者。这个人贪婪成性,基度山首先给他的惩罚就是把他的钱折损掉,然后又将一个逃犯安德里(也是维尔福和邓格拉司夫人的私生子,伯爵要让这个坏蛋起到一箭双雕的作用)打扮成一位非常富有的意大利亲王的儿子,介绍m.simayi.net给邓格拉司。为了挽救自己银行的财务危机,邓格拉司要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个“亲王的儿子”,同样地,在婚礼上,宪兵逮捕了这个逃犯。邓格拉司出了大丑,而且想借此财务翻身的念想也落了空。

没办法,邓格拉司只好卷了一个慈善医院的五百万善款跑到了意大利。但其实一切都掌握在基督山伯爵手里,邓格拉司毫不意外地落到强盗罗杰范巴的手里。范巴早就与基督山伯爵相识,唯基督山伯爵马首是瞻。

邓格拉司被罗杰范巴作弄得快要饿死了,向基督山伯爵发誓他已经为自己做的恶事而忏悔了。伯爵向他亮明了身份:“我就是那个被你出卖和诬陷的人,我父亲被你害的饿死,他本来已判决你该死于饥饿,可是他饶恕了你。我就是爱德蒙·邓蒂斯”。邓格拉司大叫一声,倒在地上缩成一团。随后,虽然他被伯爵放了生路,但因为饱受惊吓和精神折磨,他头发全白。虽然还活着,但是已失去平生最看重的名利,一文不名,对于邓格拉司来说是活受罪,生不如死。

基督山伯爵最大的仇人是维尔福。

这个维尔福因为一己之私给一个无辜的人——一个站在幸福之门前面的清白无辜的人——投进了监牢,连路易十八都深深地了解他:“维尔福只要自己能成功,什么都可以牺牲,甚至牺牲他的父亲”。

基督山伯爵对这样的一个人布了一个大大的局,来摧毁他的一切。

他先买了维尔福的前岳父的一所别墅,在这里维尔福曾活埋了他和邓格拉司夫人的私生子,(也就是长大后被基督山伯爵找来冒充亲王之子,差点跟邓格拉司的女儿结果的那个恶棍安德里,真名叫贝尼台多)。伯爵以请客之名把那二人引到此处,并点出他们当年的丑事但故意不说破。二人皆惶恐不安。基督山伯爵还发现了一个秘密,维尔福夫人想害死维尔福同前妻生的女儿凡兰蒂,想借此把凡兰蒂的遗产夺过来给自己的亲生儿子。于是基督山伯爵假装无意中透露给维尔福夫人一个毒药配方,后妻为了给儿子夺遗产,变本加厉,先后毒死了三个人,而凡兰蒂因为与摩莱尔的儿子玛西米兰相爱,所以伯爵出手把凡兰蒂保护了下来,并最终促成了这段美好的感情。

维尔福通过自己的父亲确认了自己妻子下毒杀人的事实,在他去审贝尼台多的杀人案之前,他跟妻子摊牌了他知道他妻子所做的一切,并且命令妻子去服毒自杀,然后维尔福准备扮成正义的化身去宣判逃犯贝尼台多的死刑。在法庭上,逃犯当众说出了自己的身世,宣布自己的父亲就是检察官,命叫维尔福。当被问到他的母亲情况时,旁听席中一个贵妇人发出一声尖锐的喊叫,当被扶出法庭时,厚面纱掉了下来,邓格拉司夫人的真面目被认出了。

这时,维尔福知道自己是落在复仇之神的手里了,不得不承认:“无须要证据,这个青年说的话都是真的,这个青年控告我的罪,我全部承认。从此刻起,我悉听下任检察官的处置”。接下来他回到家,发现妻子已经遵照他的意愿服毒了,而且还把儿子也毒死了。受了巨大刺激和打击的维尔福决定去找他的父亲,他要找一个人来对之哭泣。在父亲房间他见到了布沙尼长老。长老说,“我来告诉你,你的债已经偿够了,从此刻起,我将祈祷向我一样的上帝来宽恕你”。继而,伯爵亮出了身份,他是爱德蒙·邓蒂斯。

家破人亡的维尔福疯了。

恶人都得到了惩罚,就该好人得到幸福了,最后,玛西米兰和凡兰蒂终于在一起,而伯爵复仇心愿已了,也收获了海蒂的爱,,一起远走天涯。

作者在描写复仇的过程中,并没有吝惜悲天悯人的笔墨。

譬如法利亚长老和邓蒂斯为了获得自由一直在做不懈的努力,本来他们的地道已经挖到了哨兵的脚下,邓蒂斯的意见是把看守走廊的哨兵杀掉就此逃掉,而法利亚长老不同意,他说,“我之前始终是在与环境作战,而你现在却提出一个和人作战的计划。我能够挖通一道墙,但我却不愿意刺穿一颗心或夺掉一条命。”法利亚就是这样宁愿放弃一个最便捷的获得自由的途径,也要坚守自己的信仰和原则。法利亚对他人生命的那种保护和悲悯令人动容,无论其命运多么悲惨,都不曾改变其善良本性一丝一毫。他教会邓蒂斯用无害于无辜的方式去取得赢得自由的方法,只是这种方式可能需要漫长的等待,但等待不等于放弃,在等待的过程中不放弃努力,使邓蒂斯终于赢得了机会。

又譬如基督山伯爵在发现维尔福的儿子被毒死了的时候,即使下毒的人是孩子的母亲,而促使这个母亲下毒的人正是维尔福本人。基督山伯爵还是觉得这已超出了复仇的范围,他已没有资格再说“上帝助我,上帝与我同在”那句话了,他深深地忏悔,“上帝宽恕我,我或许已经做的太过了!”这里颇有点儿我们中国那句“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的意味。这种悔只有心地善良的人才会有。正是身上这种善良的品质,所以邓蒂斯可以救下仇人维尔福的女儿凡兰蒂,也可以放弃杀掉仇人弗南的儿子阿尔培,即使这种选择的后果有可能是失去自己的生命。正是善良之人“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克制,才使得希望永驻人间。

全书的最后写道:人类的一切智慧是包含在这四个字里面的:“等待”和“希望”。

是的。而且,有时,世事无奈,我们也只能怀抱希望,耐心等待。作者:刘秀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