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激荡三十年》读后感1000字

听书——《激荡三十年》读后感1000字

好吧,我得承认,选择去读吴晓波的《激荡三十年》的初衷只是好奇中国的富一代的发家史。然而不知不觉,这篇中国企业的发展史开始深深地吸引着我一鼓作气读完它的上下两部。读完后又突然发现,今年居然是改革开放四十年,真是个奇妙的巧合。

这套书似乎属于商业类或经管类,可我却想将它归于历史类,可以作为了解中国市场经济发展历程的扫盲书来读。整个阅读过程就是不停地感叹原来如此啊!原来任正非、宗庆后等等商业帝国大霸主都是四十岁之后创业的,我们怎么可以把年龄作为不去努力奋斗的理由;原来第一代企业家创业初期是冒着那么巨大的风险,但是改革就是要突破现有规则,要有足够的胆识做别人不敢去做的事,这是一种敢为天下先的大无畏精神;原来房地产业最初的发展,扭转了当时经济下行趋势,是给国家整体经济发展带来巨大正面作用的;原来国企经营管理的困境这几十年都一直存在,“产权清晰、责权明确、政企分开、管理科学”等等体制问题始终禁锢着国企发展的脚步;原来改革开放过程中遇到的种种新问题,政府部门监管起来确实很不容易,“治大国若烹小鲜”真是说起来容易做着难。

听书——《激荡三十年》读后感1000字.jpg

在过去的40年里,观念的突破一直是改革最主要的动力,哪些地方的民众率先摆脱了计划经济的束缚,哪里就将迅速地崛起,财富向观念开放的区域源源地流动。在中国,由于历史原因,南方又总是比北方更先嗅到赚钱机会。而很多的改革又都是从“违法”开始的,那些与旧体制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规定成为改革的束缚,对之的突破往往意味着进步,这直接导致了一代人对常规的蔑视,人们开始对制度性约束变得漫不经心起来,他们现在只关心发展的效率与速度。查尔斯·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那段有关“丛林法则”的经典论述,正成为中国企业史的一条公理:“存活下来的物种,不是那些最强壮的种群,也不是那些智力最高的种群,而是那些对变化做出最积极反应的物种。”

在40年后的今天,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世界最重要经济体之一,我们的国家又处在一个重要的变革时刻,40年的改革开放让它重新回到了世界舞台的中央,而同时,贫富差距的不断拉大、阶级固化等种种的社会矛盾又让每个阶层的人们都有莫名的焦虑感和“受伤感”,每个人m.simayi.net都急于追赶,追赶比自己富有的人、追赶国家的印钞速度、追赶催人衰老的时间。物质充足与精神空虚、经济繁华与贫富悬殊、社会重建与利益博弈,这是一个充满了无限希望和矛盾重重的国家,你无法“离开”,你必须直面。

可就是在这样前路艰难的处境之下,危中仍有机。2017年,习大大让我们撸起袖子加油干,2018年要靠自己奋斗出幸福生活。未来的中国梦依然在前方等着我们去实现,正是因为我们的环境充满种种不足,才间接证明中国可以进步的空间还很大,发展的机会就还是很多。莎士比亚说过:“世事的起伏本来就是波浪式的,人们要是能够趁着高潮一往直前,一定可以功成名就,要是不能把握时机,就要终身蹭蹬,一事无成。如今的各种机会也许不如改革之初那么显而易见,但是比当时的人们接受过更多教育的我们这一代、拥有更便捷、更丰富信息的我们这一代,一定可以创造出更好的未来。作者:田冠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