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读后感III——向死而生

《三体》读后感III——向死而生:

作家之所以伟大,在于他/她的世界观,但作为世界级的科幻作家,大刘呈现的是前所未有的冷酷的宇宙观和人类观,他的冷酷在提醒人类不要对外星人怀有幻想,不要努力去接触,应该尽量避免。越是宏观的人,如霍金,他们越了解地球在宇宙中的微不足道,如房间里漂浮的灰尘一般,尽管我们有着高度的自我优越感。

从叶文洁启发罗辑的核心思想里,从三体入侵地球后对人的提醒,有两点我是深受大刘感动的:生存并不理所当然,死亡永恒不变。

生存并不理所当然

即黑暗森林法则,人类(智人)活到现在,靠的就是无止境的杀戮,人类一直在贪婪,一直做非人性的勾当,却是生存之道。就拿大航海时代来说好了,当时并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块大陆和岛屿,有多少种跟我们不同的文明,但只要一块处女地被别人发现了坐标,就死路一条。美洲被发现时,印第安人有空前发达的文明,完全不弱于欧洲,除了科技,但最后99%印第安人逃不过被屠杀的命运。同遭此厄运的还有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非洲及太平洋各岛屿的原住民……导致印第安人、非洲人、毛利人丧命的不是仇恨,欧洲人只是为了抢夺资源,你无法一面倒地去谴责什么,因为自古以来人类就是依据着黑暗森林法则生存过来的。

《三体》读后感III——向死而生.jpg

还记得三体入侵地球,把几十亿人类驱赶到澳大利亚,逼他们人吃人的情节吗?当时智子对人类说了一番振聋发聩的话:“生存本来就是一种幸运,在过去的地球上是如此,现在这个冷酷的宇宙中也到处如此。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人类有了一种幻觉,认为生存成了唾手可得的东西,这就是你们失败的根本原因。进化的起坠将再次在这个世界升起,你们将为生存而战。我希望在座的每个人都在最好的五千万人之中,希望你们能吃到粮食,而不是被粮食吃掉。”

智子说得很对,人类确实跟所有动物一样,就是为了生存而战的。从恐龙灭绝,到哺乳动物出现,逐渐进化到人,然后人又把其他动物杀死,最后又把其他的人杀死,我们隶属的这一种智人才开始占领地球。可是我们忘了,觉得地球是属于我们的,所有东西都是属于我们的,于是开始索取各种东西,自以为生存是一种权利,是一种囊中物。然而并不是,生存其实是永恒的主题,就像三体人并不憎恨人类,他们只想找个地方生活,为了生存才这么决绝。最讽刺的是他们比人类还客气,没把人类杀光,而人类杀人类还经常灭种族。

死亡永恒不变

引用书中印象深刻的一首诗和一句改编帕斯卡的话:

“死亡是一座永恒的灯塔

不管你驶向何方

最终都会朝它转向

一切都将逝去

只有死神永生”

“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原句“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

人对待死亡的态度很奇怪——死亡禁忌。中国人不喜欢4,西方人不喜欢13,仿佛躲过了就会长生不老。但是大家没想过,逃避对死的思考其实在某种意义www.simayi.net上就是在逃避对生的思考。当人没有充分地意识到人生的有限性,就有种以为自己是无限生存的错觉,就不追求我们如何才能在这个“仅此一次”的人生里过得有意义。

同样,既然逃不过死亡,那么人类应该以什么态度来面对?“给文明以岁月”,是说所有人都在担心人类及其文明即将灭亡,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时间,延续后代去发展文明;而“给岁月以文明”,是指我们不要因为对毁灭的担心,而失去了尚还余存的千百年发展的可能。完整的理解:只有存在过的,才是永恒的,才是人类唯一的意义;而对未来的担心,只会毁了现在,因为现在才是通往未来的阶梯。

而对人类来说,体验当下就是人存在过的唯一证明。

我们为自己争取到再长的生命,又如何?(给文明以岁月)

关键是我们曾经全然地活过,向死而生!(给岁月以文明)作者:小马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