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的良知——《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读后感

俄狄浦斯的良知——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读后感

人们在做错一件事后,往往会给自己找借口“我原本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好似一句“原本不知道”就可以洗刷他所有的错误和罪名,重新给灵魂以高贵的头衔。可是,你一句“我原来不知道”就意味着你是无辜吗?在这一点上,俄狄浦斯比谁都明白。

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里面有党派的竞争“政治上的问题”难免会显露出来。不过我们并不讨论政治的问题,只是,一旦有一派处于弱势,而他们的人员被抓到,他们无力的陈词中总会有一句表明自己无辜的“我原本不知道”。在这一点上,他们永远比不上俄狄浦斯。

如果你杀了人,法律判你死刑,难道你一句“我原本不知道杀人犯法”就能覆盖你杀人的阴影吗?就能改变你被伏法的后果吗?这并不在于你知不知道,而在于你做没做。什么“无知者无罪”,都是屁话了。在这一点上,俄狄浦斯才真的有良心。

负罪感是个什么东西?你不能去问把自己过错归结于母亲不爱自己的杀人犯,你也不能去问感觉自己被斯大林欺骗的公民。何况,你自己也不知道这是种什么感觉,因为你总觉得自己如果“当时知道”,就不会做什么什么。

“没有人在灵魂和良知上比俄狄浦斯更无辜。然而,看清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后,他惩罚了自己。”《俄狄浦斯》之所以是个悲剧,大概是他对自己负重感的承受,对自己的惩戒。可是有多少人会被着悲剧看哭?这只是个伦理剧吗?是部英雄小说吗?不是。那为什么会有人哭呢?

俄狄浦斯的良知——《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读后感.jpg

俄狄浦斯并不知道他杀害的是他的父亲,他也不知道他娶的是他的母亲,甚至,他的父母对他没有尽到任何养育的责任。他完全可以无辜的面对世人,世人也会可怜他而原谅他。但是他没有。他戳瞎了自己的眼睛。他选择了惩罚。我们无法去想,他对自己的这种惩戒,是对眼前一切逃避?抑或是对自己的厌恶?

前面我说,为什么有的观众会哭呢?大概这是件好事,因为观众在俄狄浦斯身上的良知看到了自己的反面。你并不能保证,在每件由于你的无知而犯错误的事情上都会感到负罪,都想去救赎。其实,你并不会。因为人在最开始想的总是他自己,如何逃避,何如尽快和自己撇清关系。百家笔记网m.simayi.net然而,当你看到俄狄浦斯对自己的惩戒,它让你看到了沉睡在你灵魂中的早已落满灰尘的直到现在你也不愿把它拿出来的良知。正如同一个古老的传说,你感受得到它,你深深的沉陷于中。但你终究会回到现实,而传说,是无法和你一起回到现实的。于是,灵魂原有的位置剩下的便是你的泪水。深深的泪痕,但你似乎并不知道你为何而哭?传说有时会被遗忘,但它们曾确实存在。

我唠叨了这么久,我只是想说,俄狄浦斯做了如今大多人都不会做的事情,他的思想远远超过我们任何人。他是希腊里的悲剧英雄。

我不是在这里赞美他。我在想,为什么我们没有这种意识呢?

我在想,为什么你看《俄狄浦斯》这个所谓的悲剧时却并不感到伤悲呢?

我第一次接触到《俄狄浦斯》的时候,是小学在《希腊神话》的一个篇章中读到的。我所能记得的当时感受,就是“冗杂”。没错,我嫌它它长了。显然,我没有看进去。虽然看到真相被揭露时,有些许小小震撼。但孩提时代的晚,仅仅只是把它当作一个故事。

可是,我现在已经不小了。我没有重现阅读《俄狄浦斯》,我现在在思考,当我再次打开它时,我会不会看哭呢?

我大致能记得故事的大概内容,可是当我每次回想的时候,我并不觉得很伤悲啊。为什么呢?

我在这里给出两种解释,一种是,我仍然保留俄狄浦斯那样的良知;另一种,我依旧没有读懂,至少我不解俄狄浦斯的悲哀。

我只是希望,现代人都会保持一种俄狄浦斯的良知。让你的影子能看见光,让你的光能照到你的影子。作者: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