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境界的层次——《活着》读后感2000字

人生境界的层次——《活着》读后感2000字心得感想范文:

《活着》是我近年来十分喜爱的一部小说。当读完这本书,合上书页的时候,那些让人或心酸或温暖的细节仍然萦绕在脑海中:年少的有庆献血救人,却被抽干血,当场死亡;福贵亲手埋葬了有庆,瞒着家珍天天到有庆坟上痛哭;二喜被两排水泥板夹死的时刻,还大喊儿子苦根的名字;最后,只剩下年老的福贵伴着一匹老牛,在田野里孤单地耕种;等等,都让我忍不住泪流满面。

据说,在创作《活着》之初,余华打算采用第三人称的写作方式,却总感觉写不下去。直到有一天,他突发灵感,尝试采用第一人称,以福贵自己的口吻来叙述,终于思路大开,顺利完成《活着》。叙述方式的转变在《活着》中无疑是成功的,同时也是这部小说的特色所在。阅读《活着》,仿佛亲耳聆听福贵老人讲述自已的故事,原本悲惨的经历,通过福贵老人的感受,所传达给我们的,是满满的善意与温情。正如余华所说:“在旁人眼中,福贵的一生是苦熬的一生;可是对于福贵自己,我觉得他更多的是感受到了幸福。”

人生境界的层次——《活着》读后感2000字.jpg

《活着》将一个历史阶段里中国社会的各种问题夸张地浓缩到一个家庭中。难能可贵的是,虽然《活着》把人物放在土改、大跃进、文革等特定的社会背景中,小说的立意却并不是渲染社会问题本身,而是着力于表现人性中的善在灾难面前所闪耀的光芒,这些人性中的闪光点在苦难的衬托下显得尤为珍贵。正如余华在《活着》前言中所说:“作家的使命不是发泄,不是控诉或揭露,他应该向人们展示高尚。”

当读完整部小说,合上书本的时候,看到封面上小说的题目——“活着”二字,我不由得思索:在失去所有之后,福贵仍然坚强而乐观地活着,究竟是什么在支撑着他?我试图从人生的境界这一角度来寻找答案。

冯友兰先生认为人生的意义各不相同,人生的境界也就各不相同,由低级到高级,可以划分为四个等级: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和天地境界。

福贵的一生也正经历了这四个层次。年轻时的福贵虽然本性不坏,却放纵欲望,吃喝嫖赌样样俱全,此时的他尚处于自然境界。功利境界在福贵身上体现得不明显,读后感.或许因为他生性淡薄,也或许因为自幼富足,缺少争名夺利的动力,总之,他极少为功利目的采取行动。唯一的一次是在家业败光后,他打算进城开个小铺子,母亲以“你爹的坟还在这里”为由拒绝,他也就此打消念头,安心作起佃户。

再往上是道德境界。福贵和他家人的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这个阶段。春生曾是福贵同一战壕的兄弟,解放后当上县长。正是为了救他老婆,有庆被医生抽血致死。得知有庆的死讯,春生多次上门致歉,都被家珍拒绝,家珍也不许福贵收春生的钱,她向福贵怒喊:“你儿子就值两百块?”但是,当春生在文革中遭受残酷迫害,产生轻生念头时,福贵和家珍却不怕连累,收留他,鼓励他勇敢地活下去。家珍终于开口和春生说话:“春生,你要活着……你还欠我们一条命,你就拿自已的命来还吧。”福贵给春生送行时,一再嘱咐他:“春生,你要答应我活着。”春生虽然点头答应,最终还是忍受不了折磨,上吊死了。家珍知道后十分难受,说:“其实有庆的死不能怪春生。”福贵一家都是普普通通的人,他们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却因为善良的天性,默默做着对社会有益的事,他们是真正有道德的人。

在冯友兰看来,天地境界是最高的境界。道德境界与天地境界的差别是尽人伦人职与尽天伦天职的差别,也是道德与超道德的差别,即在社会中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与在宇宙中做一个参天地赞化育的宇宙分子的差别。或者说,道德境界中的人,是以人性的自觉行人道;而天地境界中的人,是以天理的自觉行天道;这样,天地境界的人便有了更广大的胸怀与更高尚的气节,他就与宇宙同一,达到了作为人的最高成就。

福贵是个只读过几年私塾,贫穷又苍老的农民,在学识、地位上自然无法与冯友兰相提并论。但是,福贵在历经坎坷,失去所有亲人,也失去所有的甜蜜与牵挂之后,没有厌世、沉沦,而是快乐地生活着。当年老的福贵在田野里快乐地耕种时,他已经达到了天地境界,因为人的境界与学历、文凭无关,与阅历、悟性、胸怀有关。

在《活着》最后,余华写到:“老人和牛渐渐远去,我听到老人粗哑的令人感动的嗓音在远处传来,他的歌声在空旷的傍晚像风一样飘扬,老人唱到:少年去游荡,中年想掘藏,老年做和尚。”福贵唱的,也是他一生的写照。天地境界不同于宗教信仰,宗教是摒弃爱与热情后归于平静,而天地境界则仍然怀着真挚的爱,这是两者本质的区别。因为有爱,所以勇于担当,坦然承受,也因此能够承受生离与死别之痛,并自觉地把爱放大到天地、宇宙间,实现“对一切事物理解后的超然,对善与恶的一视同仁,用同情的目光看世界”。

我们曾如此渴望生命的精彩,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绚烂的风景,正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渴望别人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无关。

作者:山东省胶州市人民法院 刘素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