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之死》读后感2000字

《公主之死》读后感2000字:

《公主之死》一书开括了我的眼界和思想深度,这本书虽然短短一百多页,却让我五味杂陈,久久无法平静,脑袋瓜充满了对中国古代社会的种种触目惊心的遐想,并与我对当今社会的各种问题的看法产生共鸣。俗话说得好,没有谨记“前世不忘,后事之师”,就难免重蹈前人的错误,势必风水轮流转,纵使时过境迁,也将物是人非,问题依旧困扰世人。所以,我将对文中的事件结合当今社会高离婚率进行论述。

本书由李贞德编写,他学识渊博,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历史博士,现任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兼任多所著名高校的教授,主要研究汉唐之间妇女生活以及相关的法制史和医疗史。他作为学者,却一直不出书,这本书是他的处女作。这本书是在诸事纷扰的日子里完成的,实属不易,有幸的是写作过程充满亲友的殷切关怀。可是在他为制度变革沉思默想时,他参考引用的研究成果作家康乐先生却传来噩耗,所以特意在书本用短序纪念他。

本书围绕北魏陵长公主在婚姻中发现丈夫刘辉通奸,两人引起争执,一发不可收拾,刘辉用脚踩长公主的腹部,导致她流产致死的案件。针对如何判罚,而提出了古代儒家法制化,皇权与官家的矛盾和皇权与女性的关系等一系列问题,并展开论述,从而一窥中国法律的“儒家化”进程,以及汉唐期间女性法律地位状况。

《公主之死》读后感2000字.jpg

本书在表达处理方面很特别,采用典故加叙述加插图,能够紧密的结合史料,给人以信服力,不知不觉加深我对古代刑法的印象。

从中学到了不少常识。比如,保辜指的是确认犯罪的方法和如今的侦察一个意思;还厘清了连坐和族刑的区别:连坐不一定株死,也可能流放,而族刑指诛灭所有家庭;以五服来衡量亲属尊卑关系;古代男子地位远高于女子可从非公室告一探究竟,作为一家之主的男子可以对子女奴婢动用私刑,并且她们还不能报官否则受罚;最残暴的还属匈奴的“荡肠”习俗,文中第107页“由于缺乏验孕等相关知识,为了确保生育的是自己的骨肉,男人在娶妻之后所生的头胎,一律处死,从第二个小孩才开始抚养”可见,男性为了确立自己的血统传承而不择手段;还有藉田仪式是为了善尽男耕女织责任,皇帝象征性耕种,皇后祭拜蚕神。

通读完后,我想对其中的丈夫不忠和家暴发表自己的想法。

首先是“以妒防奸,另类妇德”,这个对我来说实在是刻苦铭心。文章第35页标有的顾恺之《女史箴图》,恰到好处的点出了魏晋南北朝时畸形的妇德,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另类妇德的风靡?我同意主要是因为丈夫的不忠。书中一些学者也认为是当时社会时事纷乱,男子钱多蓄养歌妓,难免引起女性的好妒的恶德。鉴于此,我联想到当今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的社会,男人表面说是应酬喝酒,说是出差打工为了养家糊口,实则被漂亮小姐迷得团团转,从而走向婚姻破裂的边缘的男人不计其数。最新数据显示,2017上半年全国各级民政部门和婚姻登记机构共依法办理离婚登记185.6万对,比例连年上升。外遇体现的是丈夫的不忠,也因此被称为“婚姻的头号杀手”。

其次是以前许多的刑律都是重男轻女,女子地位极其地下,“夫尊妻卑,父尊母卑,夫家认同”被奉为圭臬。男子乱伦罪不当死,而女的乱伦被发现则是死罪,还有非公室告,五服之礼等等,无不体现男子独到的地位,可见当时儒家法制化空前发展,父系儒家当道,妇女地位下降。在这种混乱的www.simayi.net背景下,男人权力如此之大,想让男人安守本分,一心一意地传宗接代无疑比登天还难,恐怕只有圣人才能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芸芸众生的我们大多纵情声色,陷入深渊,无法自拔。假使被妻子发现,他们竟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反而对她们实施拳脚相加的家暴,因为法律的天平早已倾向男子。在这大背景下,社会已然成为男人肆意妄为的温床,他们就像披着羊皮的恶狼。纵穿古今,现在的社会虽然外表光鲜亮丽,可是因为家暴毒瘤的存在,内在却早已血迹斑斑。那是由于传统观念的桎梏,家庭相处时无可避免的小矛盾和焦躁的社会心理的影响,一些男子在外被泼冷水或受领导指责后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只能在弱小的妻儿面前发泄心中的不满。《反家庭暴力法》应运而生,以为能为受害者撑起一片安全的天空,可惜的是,情况却依旧没有改观。家暴后,丈夫以孩子的抚养权的名义相要挟,不让妻子报警,妻子在多次家暴后早已对丈夫产生惧怕的心理,怎敢讨价还价,只希望早点离婚,离开这个灰色世界。更有甚者他们的亲生父母深受“重男轻女”和“家丑不可外扬”的影响,怕脸面挂不住而劝女儿忍气吞声。因此打人者逍遥法外,留下受害者身心俱疲的身影。二战后,外部世界已不再枪林弹雨,希望内部家庭也不再“枪林弹雨”!

为了莫让家庭暴力再次“沉默”,我希望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可以集思广益,团结一心,制定更加严厉的法律制裁暴力,完善的法律是前提也是保障,不能顾此失彼。光靠一纸条文显然不行,邻里的相互帮忙也是必不可少,最重要的莫过于人们素质的提升,思想的转变。因此反家暴的宣传教育不得马虎,要深入人心,防微杜渐。新时代里,新青年的我们感受到爱情的甜蜜浪漫,想尽早步入婚姻的殿堂,但是婚姻岂能是儿戏?新时代的青年渴望牛郎织女般的爱情,开放的自由社会随之衍生出“闪婚”这一产物。可“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婚姻来得轰轰烈烈,去也匆匆,闪婚泡沫终将被无情打破。婚姻大事意味着热情似火的爱情终究变为平平淡淡的粗茶淡饭和柴米油盐,意味着肩上更加沉甸甸的责任。自由社会不等于游戏社会!

道德之树要成长,离不开阳光的照射和雨露的滋润,让另类的妇德之树失去肥沃的土壤,才能赶走高离婚率,体验到乌托邦式的爱情,才能推动社会幸福指数的增长,实现伟大的中国梦。

唐太宗李世民曰: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只有以这起“殴主伤胎案”为鉴,以刘辉为鉴,方可避免“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的无奈。作者:石文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