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学会勇敢和坚忍——《鲁滨孙漂流记》读后感

学会勇敢和坚忍——鲁滨孙漂流记读后感:

2000年12月《荒岛余生》在美国公映;2001年8月,我在同学家看了汤姆.汉克斯主演的《荒岛余生》,那时我20岁。这部电影我反复观看了好多次,一个人,两个人,到最近一次和我的两个孩子一起重温了这部电影。2017年12月我首次阅读了《鲁滨孙漂流记》,这时我37岁。

如果,我们每个人曾经或现在就活在自己内心的那座孤岛上,那我这十七年的“漂流”,我们又到了哪里?也是否遇到过经过身边的航船、鲸鱼或自己哭泣的倒影,还是也学会了自耕自种,丰衣足食。读这样一部故事,让我不得不拿电影《荒岛余生》来做个比较。

鲁滨孙从成年就是一个向往冒险与奔跑的年轻人,家庭的殷实,父亲的劝慰均不能让这样一个人满足现状。一个人,带着内心的狂野,与素不相识的人漂泊在海上,大海上几经风浪,遇海盗,做家奴,又在巴西经营农场,生活渐渐向好的他,还是不能让自己守心一处。又一次出海,十几个人遇难,鲁滨孙遇险独自存活在一座无人的小岛上。

电影里的查克,身为联邦快递的高级工程师,事业蓬勃,前程似锦。一次次的穿梭于国际件的快递航班中,为工作,站在莫斯科的车间不知疲倦的拔高工作效率。与未婚妻的婚约一拖再拖。直到带着牙痛,于夜间的一次航行中飞机失事,落入一座孤岛。

学会勇敢和坚忍——《鲁滨孙漂流记》读后感.jpg

鲁滨孙发现自己幸存于一座孤岛,他没有停歇去想自己的不幸,而是用自己求生的本能,一次次的将失事货船的物品搬入岛上。有火药、鸟枪、衣物、酒、饼干和一点粮食。接着就选择居住点,挖山洞、搭窝棚,做好安全与隐藏。(在当时的年代,岛与岛之间经常有食人的部落出现);为了填饱自己的肚子,从不停歇的狩猎、耕种、编织、制陶,砍伐。直至自己完全像个野人,身穿兽皮经常一个人开垦荒地、饲养野物,这对他来说举足轻重。几次从失事的船中找到的金币,是这座岛上最没用的东西。从上岛一直到可以自足,从不停歇的用去了他5-6年时间。书中没有多少笔墨描述他悲惨的内心挣扎。相反,鲁滨孙从没想到过死,内心的斗争只是对自己是不是一个基督徒从怀疑到坚持相信。如果什么是他一直活着的信仰,那就是继续好好活着。其中有这样一段话很能说明一个人独自生活久了的内心变化:“在造物手中,人生是怎样一个光怪陆离的东西啊!在不同的环境中,人类的感情怎样变幻无常啊!我们今天所爱的,往往是我们明天所恨的;我们今天所追求的,往往是我们明天所逃避的;我们今天所愿望的,往往是我们明天所害怕的,甚至是胆战心惊的。现在我自己就是一个最生动的例子;以前我觉得我的最大痛苦就是被人类社会所摈弃,孤身一人,被无边的大海包围着,与人事隔绝,被贬入一种寂寞的生活之中,仿佛上天生认定我不足与人为伍,不足与同类并列似的。我觉得,假如让我见到一个人类,那就不亚于使我死而复生,那就是上天所能赐给我最大的福气,仅次免除我人间的罪孽,登上天堂。而现在呢,只要一疑心到可能看到一个人类,我就会全身发抖,只要看到一个人影,看到有人到岛上来的不声不响的痕迹,我就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鲁滨孙在岛上的27年的岁月里,可以说他完成了与整个世界的翻转。自己成为对这座孤岛的主宰。作者甚至给了鲁滨孙更好的馈赠,就是“殖民”。可能这座岛已经习惯了有人每天供养吧,在鲁滨孙走时,还是因事留下了几个英国老乡在岛上。鲁滨孙从没有放弃活着的信念,使他再次回到了英国老家。

当查克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孤岛。各种身体、精神、心理的不适与恐惧很快侵袭而来。在这种生死时刻,一个人的求生本能,让他很快意识到了自己所处的环境。电影里的这座小岛没有什么动物与异类。也有一座相识的小山,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起初失事飞机中的一些快件被冲到海滩,百家笔记网(m.simayi.net)他还是用工作般的责任,收留了这些盒子。因为饥饿、口渴,查克必须去觅食。最有趣的是查克逐渐学会石器时代的本领,成功用利石撬开椰子、砖木取火成功后对着熊熊烈焰,那种像是战胜了一切的神一般,对着夜色中茫茫的大海宣泄着从没有过的骄傲。他找到了一个可以栖身的山洞。在孤独中他打开了几件包裹。一个排球“威信”成了他唯一的倾诉。查克想到从岛上逃走,可近岸的海浪不放他走。查克想到过死,他把一根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木头上了绞刑,看看自己编织的草绳是否结实。在他挣扎中的每一个夜里,是那仅带在身边未婚妻的相片鼓励着他,并让他活着。雨季夜里的山洞中,查克将自己病入膏肓的牙齿砸出口腔,完成从社会人到一个人的转型。在岛上的4年中几经磨难,内心里对未婚妻的不断想念,让查克又一次鼓起勇气完成超越。当他成功脱离小岛。渐渐离岛远去的时候,回望雾气飘绕的那个与自己陪伴4年的地方,就像我自己离开那座孤岛一般,尽说不出是喜悦还是留恋。

回到美国的查克,在飞机上吃的最多的冰块。自己曾经的联邦快递公司已是一头跨国巨兽。自己的未婚妻已是那个牙医的妻子。为他欢庆的亲朋好友还是像他以前一样,那样健谈。所有的一切,他都默默的观察着。当查克在散去派对桌上看着按下就着的打火机时,一切的不适应从他内心升起。夜里,还是睡在地上的他,在微弱灯光下看着那张未婚妻的残旧照片时,查克是否觉得当初就应该继续呆在岛上呢!电影的结尾,当查克一个人站在乡村的十字路口时,面对镜头,他的眼神中泛起的是海浪?是孤岛?还是重生!

鲁滨孙回到英国,没有感到种种不适应。他带着感恩的心,去寻找帮助他的每一个人或死去恩人的后人。报恩,钱成为了最有用、最重要的东西。奇迹的是他在巴西的种植园还在合伙人的手里经营很好的。多年前的托付,多年后的信誉。是一个人值得继续活下去的信念与生命力。进入暮年的鲁滨孙,仍被自己从没停歇的漂流情怀再次朝着大海扬帆远航。又一次驶入那座自己生活过的孤岛时,小岛已是人间烟火之地。鲁滨孙一次次的给岛上送去了必需品、牲畜,包括女人。不管什么境地,只要呆久了,它就是我们的家。而鲁滨孙的家、亲人、种植园更像是他一直漂流移动的城堡,只有那座岛留着他内心真正的家与寄托。文|杨锦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