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葡萄酒的世界史》读后感

《葡萄酒的世界史》读后感:世界上的一切商品,都务必有自己的文化,而世界上的一切文化,都务必与历史脱不了干系。

在享用馨香的葡萄酒的时候,你是否也想过,一瓶小小的葡萄酒中所蕴含的人类历史?在浩瀚的历史海洋中,我们几乎可以通过任何一支窥镜来进行观察。即便是现代科技,也可以从其“前身”、“构想”等开始讲起,遑论贯穿数千年历史的葡萄酒了。

日本学者古贺守所著的《葡萄酒的世界史》正是一本从酒滴中窥视历史的科普类趣味读物,即使你已经对人类历史了如指掌,你也未必知道该如何以葡萄酒的角度去观察它。如果对其感兴趣,这本书无疑是一本有趣的读物。

古贺守按照葡萄酒的纪元,将人类历史分为五个时代:原始葡萄酒时代、旧葡萄酒时代、古典葡萄酒时代、新葡萄酒时代和现代葡萄酒时代。这无疑需要这种琼浆伴随我们人类从诞生到现在,不出意料的话,它也会陪伴我们直到终末。

按照古贺守的分类,原始葡萄酒时代是从原始人偶然发现发酵的葡萄汁有一种令人欲罢不能的味道开始的。在那个茹毛饮血的时代,人们的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多岁,每天为了生存而在平原丘陵间奔波,采集的葡萄破裂流出果汁,又发酵产生的最原始的葡萄酒自然成了祖先们难得的享受。

因此,原始葡萄酒时代是基本与原始时代相重合的。普通的disco我们普通的摇,原始的人类饮原始的酒。几乎在人类文明的所有发祥地,人们都发现了原始果酒的踪迹。圣经中记载,在大约耶稣诞生2300年前,制造了方舟的诺亚就已经开始有意识地酿造葡萄酒,而在地球的另一端,中国人传说在夏禹时代,大禹王或者他手下的臣子就已经研发出了用多余的谷物造酒的方法,而果酒的酿造远比粮食酒要简单,其中多汁的葡萄又是最适合酿酒的一种。可想而知,葡萄酒也必然在华夏大地陪伴过我们的始祖。

《葡萄酒的世界史》读后感.jpg

下一个年代是旧葡萄酒时代,古贺守将进入文明时代之后的古老葡萄酒时代称作旧葡萄酒时代,一如我们所知,最原始的辉煌文明是在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中间的苏美尔人建立的两河文明,以及稍晚的,在尼罗河畔创造出灿烂文明的古埃及。苏美尔人最早展现了对葡萄酒的热情,他们在陶土制成的罐子里酿造葡萄酒,用刻有楔形文字的滚印,也就是酒标的最原始形态来作为酿酒师的象征。随后,埃及人也掌握了葡萄酒的酿造,他们在尼罗河畔种植葡萄,把最醇美的葡萄酒进贡给法老和祭司,用葡萄酒给恢宏的埃及神话带来一丝精巧的醉意。这两种文明都把葡萄这种美好的植物称作“生命之树”,也都把最容易获得的甜味剂——蜂蜜拌入葡萄酒来创造味蕾的享受。不知道是两大古老文明之间曾有过相互的交流,还是两者不约而同地用相同的方式来赞颂和享受这一天赐的馈赠。

到了我们之前所熟知的希腊和罗马先后冒头的黄金时代,葡萄酒的酿造自然也与时俱进,从旧葡萄酒时代进入了古典葡萄酒时代。与他们所饮的酒一样,希腊人的文明充斥着哲学的遐思和艺术的放浪。他们聚在一起,斜卧在床榻上,一面狂饮,一面探讨哲学和艺术,让古典的智慧在葡萄酒中进行交融和碰撞。他们在葡萄酒中混入奶酪和橄榄油,或者小麦粉以及其他的松脂香料,让酒体成为一种浓稠的,味道极为刺激的饮料,然后大嚼巴旦木和生洋葱来配酒,这在现代人看来是完全无法理解的。在《伊利亚特》中,阿喀琉斯和阿伽门农们所饮的美酒,正是这种古典葡萄酒。

而希腊文明的学生,庄严的罗马人登上历史舞台后,则完全无法接受希腊人的味觉,他们对葡萄酒的饮用方法进行改良,不再混入那些奇怪的调味品,而专注于享受葡萄酒本身的芬芳。罗马人从亚平宁半岛开始,逐渐将帝国扩张到了整个欧洲大陆,凯撒大帝的铁骑踏遍了当时罗马人能触及的每一寸土地,也把葡萄酒的酿造技术和饮用习惯带到了那里。其中就包括如今的葡萄酒圣地——高卢。这也标志着世界葡萄酒纪年进入了新葡萄酒时代。罗马人从希腊人那里继承了葡萄酒,又努力地对葡萄酒进行脱希腊化,终于摆脱了希腊人那重口味的味觉,而造出了清冽可口的新葡萄酒。

新葡萄酒时代一直从罗马帝国脱去希腊人酿造手段之后一直持续到了近代,其中历经了日耳曼人的崛起和兴盛、中世纪的黑暗年代、查理曼大帝的中兴时代,葡萄酒的酿造技术在不断地发展和完善,葡萄酒也早已融入了人们的生活,成了人民生活的一种非常重要的资源。

按照作者的分类,大约在十五六世纪的时候,欧洲就已经进入了现代葡萄酒时代,并一直持续到了今天。本来,我们以中国人的眼光来看,十五六世纪还是大明朝,仿佛还停留在古代。但是那时的欧洲,资本主义的种子已经开始露头,航海家的帆船已经开始行驶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民主和科学的光芒已经开始微微闪烁,将其列为“现代”的开端仿佛也并不过分。

现代葡萄酒时代最重要的标志是葡萄酒的酿造从数量到质量的转变,人们开始不满足于饮用又淡又酸的劣质葡萄酒,随着资本的积累,上层社会开始期待更高质量的名酿。百家笔记网(www.simayi.net)于是,葡萄酒质量的提升也应运而生。瓶装的出现、迟摘法的发明、榨汁机械的诞生以及发泡酒的酿造成了这个时代蒸蒸日上的葡萄酒产业的缩影。而欧洲的葡萄酒文化和酿酒技术也随着航海大发现带到了全球各地,新大陆上的殖民者用当地的葡萄进行酒的酿制,最后慢慢发展成了如今葡萄酒新世界的各大产区。

看完了古贺守所写后记的最后一句话,桌前的那瓶现代葡萄酒似乎也变得更加香醇了。我始终相信,只有了解了一种事物的文化,它才能在人的眼睛中变得亲切可人起来。而文化的本质就是历史的积淀,我们中华民族最自豪的事情,不就是拥有数千年不曾中断的灿烂文明吗?今天,我从葡萄酒的视角读完了这本世界史,我当然也知道,世界历史不是只有葡萄酒,与那些震撼人心的战争、科技、政治、哲学比起来,葡萄酒根本是历史中微不足道的东西。但是在这本书中,葡萄酒就是世界历史的唯一主旋律,似乎除了葡萄酒,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了。“奥林匹斯山上最重要的神祇是狄俄尼索斯,亚里士多德是研究葡萄栽培的始祖,凯撒的扩张是为了把葡萄酒带到高卢,航海家们千辛万苦只为在新大陆找到新的酿酒葡萄,拉瓦锡从酒精发酵的过程中发现了质量守恒定律……”尽管知道这不是全部,但是它为我们描绘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史,一个从头到尾都散发出葡萄芬芳的历史。

要爱上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聆听他的故事;要爱上葡萄酒,最好的办法就是了解它的历史。时代的弄潮儿总是换了又换,退潮之后才知道,支撑它们留下的都是厚重的底蕴。

从前,你饮一口葡萄酒,品到的不过是酸甜苦涩。读过葡萄酒的历史,了解葡萄酒的文化,你再去啜饮,饮到的是先祖在非洲平原尝到第一口发酵果汁的惊喜,是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喜怒哀乐,是狄俄尼索斯从宙斯大腿中诞生时的啼哭,是凯撒大帝在欧洲大陆纵马扬鞭的豪情壮志,是米拉特发现波尔多液时的如释重负,是人类捧着酒杯走过的每一个脚印。这时再睁眼看看,眼前的酒液是不是不再仅仅是酒液,而是一杯微观的人类文明?

作者:西农葡萄酒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