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篇下一篇 »

用轮回讲故事——《生死疲劳》读后感心得体会

用轮回讲故事——读《生死疲劳》有感心得体会

莫言真是个了不起的人,跟踪我西门闹七世轮回,就为讲一连串让人将信将疑的故事。可是我得感谢他,如果没有他,我西门闹一世英明就随流水了。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口若悬河,讲故事的本事很是高明,完全能调动看故事的人的情绪。在第七世我终于如愿转世为人,却又是个怪胎,世间匆匆走了一遭,十几岁就一命呜呼。但我却再也不愿堕入轮回了,七世的桑海沧田,让我渐渐看透了这滚滚红尘。逃离了轮回之门,却不知将归何处,所以就在混混沌沌之中漫无目的地漂泊。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觉得“世界那么大,我要去看看”,虽有七世轮回,却总是绕着西门屯糊里糊涂地转着圈圈,我决定走出西门屯,走出高密县,畅游大好河山,追逐大千世界。我最好奇的就是,莫言究竟是经过了怎样的训练,竟然练就了这样一颗脑袋,这样的一张嘴。所以我首先就追寻着莫言的求学道路,想去窥见他取得如此成就的原因。

公元2050年,我到达了北京师范大学——据说莫言曾经在这里学习过。虽是一所百年老校,面积却十分有限,所以即便是在假期,也显得十分拥挤。我穿过拥挤的人群,却找不到莫言学习过的痕迹,正当我感到十分沮丧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个傻小子在读莫言的小说《生死疲劳》——终于找到与莫言相关的东西了,这让我感到十分兴奋,情绪一下子从马里亚纳海沟冲到了珠穆朗玛峰。更让我感到兴奋的就是,这本书好像就记述了我七世轮回的经历,我要看看这些人看了我的经历有什么样的反应,情绪简直就冲出了大气层,到达了开普勒—452b上。拘说这个小说还是蛮火爆的,但是这却是我第一次发现有人在读,所以我必须好好观察一下。

用轮回讲故事——《生死疲劳》读后感心得体会.jpg

这小子自视甚高,却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家伙,所以莫言在小说中用的各术手法,他都看不出来;用到的理论,他也一无所知;更不要说那些优美的词句,他根本不能发现——这肯定让莫言感到很伤心了,就像是自己奏了一曲美妙的乐曲,最后发现那个站在前面痴痴呆呆的听众竟然是个聋子。不过我倒是发现了他的一个长处——他虽然不会读故事,却十分喜欢看故事。在看故事的时候,他似乎总是在告诫自己“不可信,书中的故事是不可信的!”,所以在读书的时候他总是摆出一副冷眼旁观的态度,斜着眼睛似乎洞悉了书中的一切玄机;但是这种状态不能持续很久,他就会情绪非常激动,甚至呵呵地笑出声了,甚至有几次还看到他在偷偷地抹眼泪——不知道是因为他是个外强中干的理性主义者,还是因为莫言的讲故事水平太高。反正在读书的过程中,他的表情十分丰富,喜怒哀乐几乎都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过。读到最后,他竟然忍不住一直在抹眼泪,全没有了那副高冷的表情。殊不知天道轮回,虽然书中的故事看似夸张,却也不过是必然的事情,他竟然还在为必然的事情流泪,真正表明他只不过是个理性主义中的伪君子,是个稚嫩的毛头小子。不过,正因为他是个毫无心机的傻小子,心就像水(当然是在被污染之前的)一样透明,所以我能轻而易举地捕捉到他内心的小九九和情绪的变化——这也是他另一个可爱的地方。

其实《生死疲劳》这本书并不是他自己发现的,而是另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说了之后他才知道的。在他读这本书之前,也没有看过莫言的书——这真是他的损失,这么有名的作家的作品,他竟然几乎不知道,可见他真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不过在知道了这本书的之后,他很快就投入到了看故事热闹之中,上课看、下课看,白天看、晚上也看。在最开始的时候,他或许就深深被我的坚忍不拔、视死如归打动了,但是他仍然表现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对我在阎王殿的伸冤行动表示鄙视。觉得我就是一个死缠烂打、蛮不讲理的家伙,虽然在身前做过一些善事,但是也没必要如此夸耀自己呀;百家笔记网(m.simayi.net)更何况作为富甲一方的地主,帮助穷苦百姓就是分内之事,又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呢?所以他虽然敬佩我的勇气和韧性,却瞧不上我,甚至在我投生为驴的时候,感到十分解气,几乎就要拍案叫绝了,并且还在暗暗地歌颂阎罗王的英明神武。在他意识中,觉得驴前面一定要加个“蠢”字,才能符合现实情况,不过这个家伙从来没有接触过驴,就如此莽撞地下结论,真是幼稚。但是他并没有得意很久,因为他发现我虽然转生为驴,却有超出平常驴的智商,并且依靠自己的智商在西门屯做出了惊天动地的事情。他感到不可思议,觉得这完全是莫言在瞎拍脑袋,甚至觉得自己以前不读莫言简直就是英明的决断。不过,虽然他对转身为驴的我也有成见,但在内心却被这个故事悄悄俘虏了,所以他坚持读了下去。在这里他非常敬佩单干户蓝脸,觉得他是自由的斗士;他也十分喜欢我的原配白氏,因为她的气节和忠贞——可见这小子也是长有反骨的,只是生性胆小怕事,所以不怎么表现出来。更难得是,在读到大炼钢铁、大饥荒的时候,他竟然出奇的平静,他没有觉得震惊也没有觉得荒诞,可能是他对这一段历史——对,在这里他没有把书当小说看,而是当历史对待的——通过某些渠道有了一些零零碎碎的印象,所以他表现得十分平静。但是我知道,他并没有表现得那么平静,他的内心也是波澜起伏的,他从心眼里觉得那种种活动是集权的结果,是个人崇拜的结果。所以他虽然觉得被批斗者可怜,却也不憎恨批斗者——我不由得要为他这份超然点个赞。在他看到我成为县长的坐骑的时候,他感觉我的命运还是太好了,对我的成见再次战胜了他的悲悯情怀,但是当他看到的瘸腿之后,看到蓝脸和我的互动之后,他几乎彻底忘了对我的成见,他忍不住要流泪,他被我和蓝脸的情谊深深震撼了。不过对于这样起伏不定的情绪,我有时间也捉摸不透,感觉他的脑袋就像风一样。

在我被饥饿难耐的相亲分尸而食的时候,他甚至表现出了一丝丝的可惜,但是他很快压抑了这种情绪,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人相食”的事情都时有发生,更何况是吃一头驴?好在我并没有因此就消失,而是很快就转生成了一头牛——这小子从小就和牛打交道,所以当他看到我成为一头牛的时候,他忍不住咧嘴笑了。我知道他回想起了小时候陪伴他的老黄牛和小黑犍,那是他童年美好的回忆。但是这种幸福感很快就被我打碎了——因为当时的主人蓝脸,这个斗士的战斗越来越进入白热化,而我也成了其中不可或缺的角色。他或许觉得我最终会背叛主人蓝脸,但是我终于还是没有屈服,就在蓝脸被迫“众叛亲离”的时候,我坚定地站在了蓝脸的一边,这一举动也为我赢得了那傻小子的尊重,甚至对我有种肃人起敬的感觉——他的表情也让我觉得自己忍受的无情鞭打,是值得的。而他却陷入了对人性的怀疑——金龙的对立他觉得还情有可原,但是解放的“背叛”让他感到不可思议,血浓于水的亲情怎会如此脆弱?那是他没有体验过那种疯狂,所以才会有那种幼稚的想法。千万不要试着考验人性,很多时候是经不起考验的。经得起考验的人性,那都是闪闪发光的。

我为自由而战斗,因战斗而死亡。而很快又回到了尘世间,不过就是换了一个皮囊,披着一头猪的皮囊。而我对前世的记忆也恍恍惚惚,没有那么刻骨铭心了。这可能是因为我生在一个短暂的猪的黄金时代——虽然这个时代也是一个荒诞的产物。他几乎渐渐洞悉了我转生的规律,知道我到西门屯,不过就是一双眼睛起了作用——我作为一个有别于人的存在,冷眼旁观这沧海桑田的变幻。因而他不太关心我的行为了,反而觉得如此重复实实在在有些枯燥,所以他又摆出了一副深沉的样子,说莫言的故事“不科学”——这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词,虽然他不迷信科学,但是他知道科学是个很好的武器,当说某东西“不科学”的时候,是一种十分严重的罪名,所以他就胡乱给别人扣这样的帽子,他的行径与批判反资右时的做法如出一辙,真是可恶。不过在最后,我英勇的救起了那些落水的小孩,让他觉得我就是一个英雄,而他从小就有英雄主义情节,所以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他在佩服的我时候不经意间透露了他自己的一个秘密,那就是他在学游泳的时候十分笨拙,而见我天生会游泳,他艳羡不已。同时也顺便刷新了他对猪的刻板印象。

之后我再转生为狗,他终于知道不过是因果循环,天道轮回,所以越来越不关注我的事迹。只是隐隐觉得他被我的忠心耿耿打动,他不再惊叹我的智慧,也不再羡慕我的领导力。因为他已经了解到了我的能力,所以觉得我的表现都是应有的,故而不必大惊小怪。但是他透过我的眼睛,看着我身边的人的变化——他也和我一样变得对周围的人更关心了。差不多两代人的生死,都在我的眼里,在的我的记忆了,现在也差不多印在了那小子的脑袋里。在人的世界里,他看到了爱,看到了恨,看到了宽容,看到了坚守,看到了反叛,看到了复杂,看到了单纯——他真的越来越像一个超然世外的人,冷冷地看着世间百态。但是当他看到那些人——老人,孩子,男人,女人一个接着一个地死去,他忍不住要流泪,开始的时候还不停的揩着泪,到最后他甚至懒得管自己的眼泪了,就让它们随便挂在自己两颊。我知道其实他有时间是被人与人之间复杂的感情所打动,而也有对于死亡的恐惧——虽然他自己可能也不知道。只有对死亡的恐惧,才会让人莫名其妙的流泪——人们总是在不经意间痴心妄想超越时间和空间,可是那时不可能的!

对到最后,他也知道对我的七世轮回做一下总结。他发现所谓的爱恨情仇,不过都是内心短暂的波动,在无尽的轮回之中,更算不得什么,这一点在阎王问我“可还有怨恨之心”的时候达到了升华。但是他自己却不知道自己内心的变化,他只是觉得原来阎王并不是那么提不成,他还是充满智慧的,甚至怀疑这其实就是地藏菩萨在背后指使的,只有那样拥有大智慧者,才会用这种超越时空的方式渡人,否则有谁可以逃脱孟婆的忘魂汤?所谓的天道轮回,也不过是重新给你眼睛、鼻子、嘴、心、脑,体验着不同的事情,无论是以怎样的姿态,时间总是会湮没一些东西,再成就一些东西;而在人世之间,最难琢磨的还是人的心,人的情,以及几乎所有人都感兴趣的话题——性。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影响着一个又一个人,一代又一代人……前赴后继。

都说沧海桑——,我且冷眼旁——。看着那小子渐渐平息了下来,我知道他看了我的故事之后感慨很多,但是一时又笨嘴笨舌不能表达,只会痴痴地笑,或者傻傻的想。虽然短暂的相处我慢慢的觉得这个家伙也蛮可爱的,但是我还有很多问题没有看清楚,所以我得走了……作者:箫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