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知命——读苏东坡传有感1000字

即使身处黑暗,也要笑对阴天——读《苏东坡传》有感1000字:

中国的文化倘若将苏东坡连根带须地拔起,我相信,整个文化史都会因此而失重。——方方《喜欢苏东坡》

一袭青衫,两袖清风,竹柏之影如水中藻荇一般轻轻摇曳。封面上的他手举杯盏,对月独酌“似敬年少一杯酒”。带有胡子的脸微吊着,似在对命运宣扬不公。掩卷半响,心还不能平静。

他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苏轼,苏大文学家。

最初识他,不过是咿呀学语之时,“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初识他,只知苏子诗文人间绝妙,但也没有细细思过为何他能写出如此诗文,后来才知,不过是人生六字,不害怕,不后悔

其实苏子真的令人敬佩,他宁负名誉佳声,也不负忠贞正义。他的诗文以及人品不过是被奸宄毒手所陷,死后还上了什么“元党人和碑”,殃及子女。其实那些奸诈小人,不过是羡慕他有如此才华,能锋芒毕露。毕竟当年他殿试主考官欧阳修他老人家说过,过三十年后,无人再记得老夫。的确如此,直到宫廷尽毁他书,也有人偷偷地藏起来阅读。我想无非是那些能够击入心底的文字里,藏着浩如烟海的豁达心境!

读《苏东坡传》有感1000字.jpg

料想黄州、惠州、杭州、儋州,各种乱七八糟的州里几乎大宋每个角落,都有他落寞无寂的身影。他不是没有迷茫过,烦恼过。但那些困惑,只是他悟性非凡的心里只作穿行而从不停留。哪怕一时不兴,去承天寺夜个游,赏个月,回来睡一觉,心情便豁达许多。在杭州,他修了苏堤,还教百姓学做东坡肉;在黄州,寓居定慧院,一抒淮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排解苦闷,无非是“乌台诗案”,他浪迹天涯,却不亦乐乎。修仙丹炼墨,打瑜伽吃荔枝,还顺便写写诗什么的,最会过日子了。

相比之下,当今的人们,有些也不免过于脆弱,导师训了几句,爸妈说了几句,男朋友埋怨了几句,便是哭唧唧地想不开,什么轻生,离家出走,这个玩笑开得也太大了吧。若是苏夫子见了。这个释“道儒法”百家的人。定是要摇头了,如此这样,他岂不是要死千百回了?

真实苏轼没有死,他的精神正植入华夏文明世世代代的血脉中,不曾离开。今年的他,982岁,仍徜徉于星际,熠熠生辉。

记得毕淑敏说过,我不相信命运,我只相信我的手,我不相信手掌的纹路,我只相信手掌扣上手指的力量,就让我们紧握住自己的手,笑看人生的挫折不满。

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际云卷云舒,去留无意,荣辱不惊,这定是苏夫子想要教会我们的。总算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