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骑士团团长》读书笔记及心得感悟

《刺杀骑士团团长》读书笔记及心得感悟范文:

前几天去了看医生,预约了九点半,提前八点半到,等了两小时,医生还是没有空见我。十一点公司有个会议,于是改约了下午三点半。

三点半准时到,等到四点。医生终于见了我,用了两分钟写张单叫我拍个片,于是排了大半小时队,拍了一张照片,两个星期后可以取。到时再约医生。

这么沮丧的一天,幸好那天我往包里往了第一本《刺杀骑士团团长》,在等待的间隙中,差不多把这本书看完了。

很多人埋怨林少华翻译得不好,所以上一本1Q84用了施小炜做翻译,而不用林少华。然而我一直想问那些埋怨林少华翻译得不好的人一个问题:是什么原因你喜欢上村上春树?是从第一本开始你便已经读赖明珠的译本吗?

林少华的译本自然是有一些扭拧作态的地方,可是我有时觉得恰恰便是日本的一贯的风格,或者是村上春树自己本身一贯的风格,所以日本是日本,不是中国的一个省。

我事实上没有去过日本(伤心!),可是我学过一年日语(虽然忘记光了)!也看过一些日本的作品,像岩井俊二的《情书》,《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川端康成的《雪国》《古都》、《千只鹤》,渡边淳一的几本和东野圭吾的大部分作品,觉得日本的确是一个歪歪拧拧的国家。他们对细节的要求繁复的程度及肉体的决绝令我觉得那是一个迥然不同的岛国,虽然有类似的肤色,类似的文字,但是它的而且确,是一个有具有自己特色的文化,翻译书本不宜翻译得跟中文的表述一模一样,如果那样便失去了它原有的风格了。

《刺杀骑士团团长》读书笔记及心得感悟.jpg

所以我是很喜欢林少华的译本的,看了看赖明珠的译本,比林少华译得自然一些,可是文字朴实了一些,感觉配不起村上春树先生的奇想和深度。

所以这一次再次由林少华来译这本书,我觉得好高兴。

村上春树是一个很自律很勤勉的作家,他书里面的人物也如此,像这本书里的免色,每天早上运动一小时,练习音乐,工作若干小时,自己洗车,边边角角不能放过,衣着熨得平整,家里永远整整齐齐,记得哪一天是扔什么类型垃圾的日子,会做卖相好美的煎蛋饼。读后感.还有没有名字的主人公本人也是生活非常自律,画画,下厨,熨衣服(你可以想像一个人生活在一座山野里的小屋好几个月,不见人,但是记得熨衣服吗)。

我真的好喜欢这种自律,就是无论什么时候,都可以这样要求自己。衣柜里有适量的衣服,不多不少,总是整整齐齐,定时喂乌龟淋花,书本总是在书架上,杂物定期清整,所有的东西我都知道我有而且知道在哪里,冰箱里的食物总是整整齐齐在在保质期内的食物,定时运动,定时上班,定时陪毛虫做功课。

不以物喜不以已悲。所以这本书虽然评分不高,故事也奇怪。比起上一本《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我觉得是他的回归之作,这也是他想要的作品,总之各种隐喻各种奇异。要么,难道只写上班下班煮饭生小朋友么?

不如写一写一个不太成功的画家被妻子抛弃后过了九个月奇怪的日子,可以是神经失常可以是臆想症,可以是自言自语自说话话,总之伤心的时候不能说出来,黙黙地扛过去。扛过去了,便过去了。

我好喜欢这种我不具备的内敛。

慢慢地,不只是喜欢他的书,还开始喜欢上作家本人。是的,如果要工作,霸姐的工作便是我觉得最向住的工作。

如果某一种人生,村上先生本人,便是我觉得最理想的人生。跑步,听音乐,喝酒,写书,早睡早起,生活规律。

其它的,什么诺奖,看运气吧。努力够了就好了。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