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原创文学《卖米》读后感1000字

校园原创文学《卖米》读后感1000字:

北大女生张培祥的《卖米》一文,获2004年北京大学首届校园原创文学大赛一等奖。但是作者没有能够领奖,因白血病在2003年非典期间离开了人世。

文章平铺直叙地讲了自己与母亲卖米一天的经历,没有曲折的情节、华丽的辞藻,但反映的事实很值得我们思考。

据介绍,作者生于1979年,如果活着,还不满40岁。照理,她出生的时候,中国已经开始改革开放,全国人民日子正在好起来。《卖米》一文反映的山区农民生活如此艰难,很出乎意外。

文章没有说明是哪年的事,一个女孩子能够挑60多斤重的米担子,至少应该高中阶段吧,那么文中提到的事实应该在1990年代中后期。大热天,母女二人挑着米担子通过窄窄的田埂去赶场。

来收购的米商出价每斤一块零八分,母亲希望价格是一块一角,由于每斤2分钱的价格分歧,总价3块钱的差价,母女二人在烈日下的露天市场上站了一整天,连2角钱的冰棍都舍不得买,到散场都没有卖掉,又把150斤米担回家去。卖米是为了换钱给父亲买药,而她父亲希望熬过去自然康复。

校园原创文学《卖米》读后感1000字.jpg

文章反映的,不仅是农家的贫困,还有农村公共设施的欠缺。从住房到市场,没有像样的道路。窄窄的田埂,日常通行都不便,更何况挑着重担。如果有铺装路,就可以用车运输,那就省力多了。市场不过一块没有任何遮挡的空地。这样的道路、这样的市场,比人类原始时代没有任何进步。在那种地方,时间似乎停滞的。

共和国成立半个世纪,但是义务教育、医疗保险都没有建立起来。作者父亲为了米价稍微卖得高些,必须挑着100多斤的重担走30多里山路,只是为了供两个孩子读书。读后感.母女两人为了多卖3块钱而在市场上被烈日烤了一整天。作者的经历,也许在总人口中是少数,但是反映出中国社会贫富差距悬殊,部分贫困群体生活十分艰难。同一个国家,不同群体的生活状况如此悬殊,不是社会主义应有的状态。

如果说职业以及与之密切有关的收入高低,与个人的自主选择、个人条件密不可分的话,像道路、市场、义务教育、医疗保障,应该由政府提供。显然,这些设施的建设、管理是政府的责任。它们无法由民间提供,属于公共产品、公共服务。人们组织政府,服从号令,贡献税收,就是为了得到公共服务。但是直到21世纪前夕,很多地方公共设施和服务如此落后,确实是当地政府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

想到有些人、有些部门,不关注百姓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而津津乐道GDP增速、什么世界之最、什么大国强国,就觉得不可思议。高铁、飞机、大船,无论看着多么自豪,或者令人羡慕,与百姓有什么关系?

对于国家来说,没有什么事业比百姓生活富足、便利更要紧的。只有百姓权利得到充分尊重、保障,国家才有尊严,才能赢得外国的尊敬。作者:江淮赤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