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不上的时光——《平凡的世界》读书笔记

追不上的时光——平凡的世界读书笔记及心得感悟: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古塔山上,杜梨树旁。小山湾里绿草依旧茂密如茵,细碎的五色小花依旧在大地上奔腾,直到天涯。雪白的蝴蝶依然安详地在花间翩翩飞舞。仅可依稀听见远处的松涛,一切是那么静,就好像从未有人来过……在那棵杜梨树下,站着一个青年,他凝望着远方,仿佛他看到的不是天,而是时间。他的身影,连同他手中的那束花,共同消融在这平凡的世界中……

他的名字叫孙少平。他在等一个人,她叫田晓霞。

孙少平与田晓霞的相识于相爱或许真的只是一个巧合。从中学时的相识,再到之后的偶遇,有谁能料到时间的古怪?有谁能想到命运的奇特?但他们确实又重新相见了。

能相遇,只是感情交流的一小部分。真正起决定性的,或许在两者心灵的相通,两者思想境界的统一。孙少平当时只是个揽工汉,表面上他只是一个人一心赚钱的凡夫俗子,但事实上,他对文学的热爱即使是再平凡的生活也遮盖不了。这也是为什么孙少平一再向田晓霞借书,这也是为什么孙少平要独自睡在民工房外安静的地方,借着微弱的光,不知疲倦地看他借来的书——因为他爱文学,他爱读书。田晓霞也是。这是为什么他们能走到一起,即使孙少平只是个工人,而田晓霞是大学生;即使孙少平出生贫寒,而田晓霞出生大家;即使他们天各一方,守着自己所处的位置,干着一切平凡人干着的事,但这无法阻挡两颗心的靠近,两个人的相互寻觅。

追不上的时光——《平凡的世界》读书笔记.jpg

他们可以共同畅谈人生与诗,可以共同下到那危险的矿井里,可以共同躺在秋后的一片枯草上,凝望远方的山峦,一起唱起那首吉尔吉斯人的古歌……

他们,就像是橡橡树与木棉那样的灵魂伴侣。

在那个午后,他们登上古塔山,穿过那片低矮的杏树林,来到那个小山湾,站在那棵杜梨树下。当田晓霞轻声讲起那个传奇般的苏联故事《热妮娅﹒鲁勉采娃》的时候,周围的一切便似永恒。只剩两颗跳动的心和那炽热的情感。

他们许下一个约定。约定在两年后,在这个时间,在这里相见。设想一下两年后的那个约会,两个人远远地从山脚跑到山头,那一刻,言语已无法述说两年来的思念。但他们的心知道。在那个一切如两年前邂逅时一般的小山湾,一切都沐浴在爱的光辉中。那是个何其美的约定。

诚然,至美的爱也应该有个至美的结局。但,正如前面所说,有谁能料到时间的古怪?有谁能想到命运的波折?一切都是那么突然,田晓霞死了。如果有什么会,也只会是在那个约定的时间,只有一个人孤单地站在那棵杜梨树下,唱着那支古歌,等待一个永远等不到的人。

亲爱的那个人,你是否还记得我们当初的约定呢?写到这儿,我想起了书中的另一个人,金波。金波其实很像孙少平,他和那个藏族姑娘的故事与上者也有极多共通处。

在一望无际的草场上,一群马在夕阳的光芒中,从天边来到近前。在一切重归宁静后,嘹亮的歌声便开始久久回荡在天地间。那是两个人,在不同的地方,唱着同一支歌。百家笔记网(m.simayi.net)一个金波,另一个便是那个藏族姑娘。他们看不见对方,感受不到对方的气息,他们每天唯一能感受到对方存在的方式便只是在黄昏之时,在高山平原上,远远对歌,仅此而已。

他们的相见何其之短。他们的分别何其之长。金波到底也只见了那个藏族姑娘一面。而后,当他再去找他,已是几年过去,军马场不在了,小镇不在了,歌声不在了,那个人不在了。你,是否正如歌中那样,在那遥远的地方呢?

再见真的是那么难。我还想起了一个其实并不算出名的诗人:崔护。

在崔护举进士下第的那个清明日,他独自一人,信步来到城南。春晓纷纷,桃花夭夭。在一户人家门口,他遇见了一位女子,妖姿媚态,绰有余妍。两人可谓是一见钟情。桃花纷纷,幽香动林,两人分开时也是依依不舍,久久缠绵。

然而,事情没有结束。

又到第二年的清明,崔护又想起了那位女子,一发情不可抑。他沿原路去寻找,又回到那儿。桃树依旧,桃花依旧,桃香依旧,门墙依旧。只是,那门已锁上。

我们无法得知那锁上的门背后是什么。我们无法得知面对这纷飞的桃花崔护想了什么。我们只能从他题于门左扉的诗中窥见一斑: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是的,她呢?她在哪儿?冬天去了,春天来了,她在哪儿呢?树抽枝了,桃花开了,她在哪儿呢?春分轻拂,我又来到了这里,而她,是在哪儿呢?

如果世上有何最心酸者,那莫过于有一个地方,风景如故,却少了她。如果世上有何最心酸者,那莫过于你来到那个风景如故的地方,等她。

此去经年,物是人非。崔护是的,金波是的,孙少平是的。那地方隔着时间,隔着空间,也隔着生死。

我常常想,在这个世界上,在这些个平凡的角落,在哪无数次的邂逅与寻找中,我们在找什么?找到了什么?我们又错过了什么?

我至今仍无法回答,但我更觉得,这一切并无意义。真正有意义的是我们仍执着于寻找,执着于寻找那也许早已错过的,我们最初追随的那一方。

晓霞已不能再等少平,少平却仍愿等在那棵杜梨树下。为了那个约定,即使她不在了,他依然相信她其实就在那儿。

绿草依旧,小花依旧,蝴蝶依旧。或许时光真的应在那片刻停住,让我们好好回想过去的时光。那正在流逝的青春年华。我们是否应该去找回当初的那种纯粹的信仰?去完成自己曾经所许下的那个约定?去做到我们想做但没有做到的那件事?

因为青春不应留遗憾。因为那注定是一段追不上的时光。

作者:成都外国语学校-高2017级 熊嘉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