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业长青》读书笔记摘抄及读后感赏析

《基业长青》读书笔记摘抄及读后感赏析:

审视高瞻远瞩公司的历史时,我们发现它们之所以能够作出最好的行动,不是起因于详细的战略规划,而是依靠实验、反复尝试、机会主义,或者准确地说,是靠机运而得。

评论:从目前我所看到的绝大部分商业经典案例来看,几乎所有伟大的企业成功里面都有偶然和幸运的部分,然而,所有偶然与幸运的背后都是艰苦卓绝的努力。幸运会来敲门,但前提是你得把门造好。

☉强生公司前CEO拉尔夫·拉森一语道破天机:“成长是赌徒的游戏。”

☉可是井深大认为,既然大家都认为晶体管在商业上行不通,而这恰好使这件事更有意义。

评论:我们要深刻明白我们做某件事的意义,一定不是简单的重复,而是累计向上的叠加。如果做一次和做一千次对我们来讲没有本质的提升,那这件事几乎可以判断是毫无价值的。我们一定要去尝试我们畏惧的,甚至认为不可能的事情,生命的边界将由此而被打破,变得熠熠生辉。

☉乔纳生·斯威夫特说:“远见就是见人所未见的艺术。”

☉我们相信惟有演进式的角度,才能引导大家了解高瞻远瞩公司背后的根本动力。

评论:这个看法背后的逻辑我认为更重要——即带着历史观去看问题。这要求我们评价某个人,或者某件事,尽量先观察它们的历史。现在是怎样的当然重要,然而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如果我们不能尽量从历史的角度来评价,那么所有的评价都是有失公正的。

《基业长青》读书笔记摘抄及读后感赏析.jpg

☉遇到一位有特异功能的人,他在白天或晚上的任何时候,都能够依据太阳和星星说出正确的日期和时间。例如说:“现在是1401年4月23日,凌晨2时36分12秒。”这个人一定是一位令人惊异的报时者,我们很可能因为他的报时能力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是如果这个人不报时,转而制造了一个永远可以报时、甚至在他百年之后仍然能报时的时钟,岂不是更令人赞叹不已吗?

评论:这是《基业长青》一直在强调的概念,报时人和造钟者。

☉已经有别的零售商在尝试做他正要做的事情,只是他做得比任何人都好。

评论:这句话是评价沃尔玛创始人山姆·沃尔顿的,事实上,绝大多数事业的生存、发展和壮大都不是什么开天辟地的壮举,而是比周围的竞争者更严格的自律,要求更高,做得更多,并且更好。

☉道格拉斯和波音不同,从来不需要进入家具业以维持公司生存。

☉长距离赛跑的胜利属于乌龟,不属于兔子。

评论:这两句话对比来看,为什么龟兔赛跑最终赢的一定是乌龟,那是因为乌龟经历了更恶劣的生存环境和竞争环境,它们对潜在的危险有更深刻的认知,在漫长的坚持和自律中,锻炼出了更坚韧的品质与抗打击能力,乌龟是在经历生死锤炼之后,被打磨出的一柄寒光闪闪的利刃。读后感·然而,所有这一切,兔子都体会不到,这就是为什么不得不做家具的飞机公司波音反而成为航空业的霸主,而开始就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道格拉斯却被历史淹没。

☉幸运之神偏爱持之以恒的人。这是简单的真理,是想成功构建公司的基石。

评论:划重点——持之以恒!

☉我们认为,最为高瞻远瞩的公司能够持续不断提供优越的产品和服务,原因在于它们是杰出的组织,而不是因生产优越的产品和服务才成为伟大的组织。

☉拥有像韦尔奇这种才干的CEO令人赞叹,一个世纪里都有像韦尔奇这样的干才当CEO,而且全部都是公司内部自行培养的,这的确是通用电气成为高瞻远瞩公司的关键原因之一。

☉韦尔奇在强敌中,最后赢得了这场严酷的耐力竞赛。落选的人后来则分别出任吉梯电信、乐伯美用品、阿波罗电脑、美国无线电(RCA)等大公司的总裁或CEO。另一件值得一提的趣事是,出身通用电气、后来成为美国其他公司CEO的人远远超过出身美国任何一家公司的人。

评论:这三段话分别来自书中不同的地方,我把它们放在一起对比来看,优秀的组织不是因为有了杰出的人才然后优秀,而是因为组织本身的优秀才能源源不断的培养,激励,吸纳和留住人才。这不是鸡和蛋的问题,是一定先有优秀的组织,才能涌现杰出的人才,而不是相反。

☉1985年,股票分析师爱德华兹描述沃尔玛这座滴答作响的时钟说:员工在鼓励变革的环境里工作。无论哪一位卖场的同事提出和商品销售或节省成本的有关建议,这些建议都会迅速地传播出去。设想750多家商店和8万多名员工(都有可能提出建议),都仿效建议中的做法,这样会导致多大的销售增加、成本降低和生产力提高。

评论:在大规模组织协作的网络中,建立中央广播系统(不要误会,这里是象征的提法,我是指能够建立起第一时间传达到组织各个终端的信息传播渠道),鼓励每个人在这个广播系统中播报经过公司验证的先进生产方法和技巧,有多么重要。沃尔玛的卫星系统开始就是在干这个事情。

☉科恩“刻意培养自己的暴君形象,在自己的办公桌附近放着一支马鞭,常常为了强调语气,把马鞭挥得啪啪响。在所有大电影公司里,哥伦比亚电影有最高的电影作品推出率,主要是靠科恩的方法”。一位观察科恩1958年葬礼的人评论说,参加葬礼的1300人“不是来道别,而是来确定他真的去世了”。

评论:捧腹大笑,不能自已,让我想到了历史上著名的暴君形象。